台灣人論壇

台灣人論壇 (http://twforum.com/forums/index.php)
-   風雅·人文 (http://twforum.com/forums/forumdisplay.php?f=7)
-   -   轉貼 從《甄嬛傳》想到《唐頓莊園》 (http://twforum.com/forums/showthread.php?t=652425)

Taiwaner 07/12/12 15:41

從《甄嬛傳》想到《唐頓莊園》
 
這年頭被無孔不入的宣傳挾持住好奇心也是難免的事,更何況向我推薦《甄嬛傳》的朋友不可謂不了解我:“你那麼喜歡《紅樓夢》,應該有興趣。”好吧。《甄嬛傳》實在太流行,避都避不開。最近還準備出續集。我看了幾集,數數三宮六院哪個意外懷孕哪個不幸流產哪個勾搭太醫哪個勾結太監,哪個往假山邊站一站就分分鐘被人推下水……再看下去,古今中外各類女性鬥爭史上的經典案例次第登場:忽而燕瘦環肥,忽而呂雉戚妃,又忽而,面對穿上懷舊版皇后裝的甄嬛,四爺眼前一黑,龍顏大怒。震得屏幕前的我好一個激靈:這難道不是杜穆里埃的《蝴蝶夢》漂洋過海,在清宮還魂了?

通俗劇大抵如此,自網絡小說改編的長篇連續劇里剪貼痕迹多一點、生硬一點,“也是有的”。按理說,這情形有點像范冰冰走戛納紅毯的那條軟瓷裙,博的就是“四大美女身上堆,我是花瓶我怕誰”的氣魄——貼不貼文化標籤范爺不在乎,好歹抓一把眼球在手才是正經。所以《甄嬛傳》的前期宣傳說這是“宮廷版杜拉拉”倒也算恰如其分;但播着播着,主創們的調門就高了起來。說“服化道”如何不惜工本、經過多少嚴密考證,這點我是外行;說對話精雕細琢有文化底蘊,堪稱近年影視劇台詞範本,我就有點坐立不安了;再有人拎高一步,直接類比《紅樓夢》,我就只能在微博上拍案而起:“一樣是講封閉環境里的政治,大觀園中丟塊手帕開朵海棠,戲就跟漣漪似的一層層來了,只有編不出故事的人才動不動就往點心上撒夾竹桃粉,才能把複雜的人際關係變成一幅粗枝大葉的漫畫……”

剛拍完案,就發覺網絡上早已鋪天蓋地般充滿 “甄嬛體”。原來,所謂“堪比紅樓”的台詞人人能寫,秘訣是字字彆扭句句臃腫,多拐兩個“必是極好的”、“最好不過了”、“倒也不負恩澤”的彎,把觀眾轉暈了以後再回到原地,就算大功告成。但觀眾的眼睛不揉沙子,他們在每段“甄嬛體”之後都加上一樣的結尾:“說人話”。這三字一出,如當頭棒喝,頓時就讓前面的戲仿不再只是戲仿了。

真真泄露天機啊。“說人話”,這難道不是影視劇台詞寫作的准入門檻?但放眼望去,行業“檻內人”難道不是屈指可數?“甄嬛體”可以如病毒般輕易複製,恰恰說明,僅僅從《紅樓夢》那裡生吞活剝幾個語氣助詞,抑或套用幾個琅琅上口的警句(“略有個平頭正臉的就不放過……”),是多麼沒有技術含量的事——除了能讓編導和粉絲產生某種“高於一般宮斗劇”的幻覺以外,提供不了任何具有實際意義的“範本”。僅就台詞而言,一如數年前的《大明宮詞》是走味的莎劇,《甄嬛傳》至多也只是夾生的紅樓,如此而已。

真正的台詞範本當然有。不必去翻電影學院的經典教材,就手點開英劇《唐頓莊園》的隨便哪一集,看看樓上樓下、屋裡屋外的大小角色是不是各有各的腔調,對話里是不是承載了足夠的信息量,人物語言和鏡頭語言之間是不是各司其職,構成一個有機整體。信手拈一例:第一季里,土耳其帥哥死在大小姐的床上,女主人聞訊大驚,但強作鎮靜,指揮若定,率女兒和僕人安娜將醜聞就地擺平。

這裡的寥寥幾句台詞,每個字都點在穴位上,截下帶雙語字幕的屏就可以直接拿來當教材用。末了,女主人對安娜說:“我不會提醒你守口如瓶——那樣說等於侮辱你……” (I won't insult you by asking you to conceal....)不妨試着從安娜的角度拿捏一下其中的輕重緩急,體會懇求和脅迫是怎樣天衣無縫地彌合在一起——編劇雖然沒有祭出奧斯丁的招牌,我卻分明能感覺到英國文學的偉大傳統像巫師一般悄悄做法,滲透於人物對話之間,釋放出那種據說叫做“底蘊”的東西。

說到《唐頓莊園》,不得不順便表揚一下偉大的字幕組,他們的整體表現一如既往地可圈可點。遺憾的是,某些特別微妙的地方還是會被不由自主地“去微妙化”。比如瑪麗和馬修反覆談論的the great thing被譯者大筆一揮直接挑明是“繼承的事”,就實在是幫了倒忙。其實,有上下文語境在那裡擺着,你老老實實翻成“那件大事兒”,觀眾非但能看懂,而且對如此通透世情的“說人話”會產生高度認同。由此,我不免疑心這位譯者閑時還是多看了幾部國產宮斗劇,被“畫公仔畫出腸”式的台詞略略帶壞了脾胃,以至於偶爾也嘗不出“舌尖上的含蓄”了。

黃昱寧是作家和翻譯家。譯作包括伊恩·麥克尤恩的多部作品,她最新一本著作是隨筆集《陰性閱讀,陽性寫作》。

簡體版:http://cn.nytimes.com/article/cultur...c12television/

-----

我不知道《甄嬛傳》是啥,不過Downton Abbey倒是每集都看的。近些年也免不了看了不少中國電影,因此對作者提出的觀點頗有同感。中國富起來以後,戲劇在形式上已經不再簡陋,不過內涵卻愈趨貧乏,觀影時幾乎可以完全想像導演企圖和好萊塢一拼高下的野心,以及抄襲賣座作品的潛意識,要是碰上「愛國」這等大題目,那就完了,劇中角色頓時都變成了木頭人──除了商業化與形式主義以外,中國的社會壓力也是毒藥啊。

davidtreesea 07/12/12 17:16

反正我是一集没看,O(∩_∩)O哈哈~

ebola 07/21/12 13:20

引用 :

作者: Taiwaner (文章 1017871)
...這裡的寥寥幾句台詞,每個字都點在穴位上,截下帶雙語字幕的屏就可以直接拿來當教材用。末了,女主人對安娜說:“我不會提醒你守口如瓶——那樣說等於侮辱你……” (I won't insult you by asking you to conceal....)不妨試着從安娜的角度拿捏一下其中的輕重緩急,體會懇求和脅迫是怎樣天衣無縫地彌合在一起——編劇雖然沒有祭出奧斯丁的招牌,我卻分明能感覺到英國文學的偉大傳統像巫師一般悄悄做法,滲透於人物對話之間,釋放出那種據說叫做“底蘊”的東西。

說到《唐頓莊園》,不得不順便表揚一下偉大的字幕組,他們的整體表現一如既往地可圈可點。遺憾的是,某些特別微妙的地方還是會被不由自主地“去微妙化”。比如瑪麗和馬修反覆談論的the great thing被譯者大筆一揮直接挑明是“繼承的事”,就實在是幫了倒忙。其實,有上下文語境在那裡擺着,你老老實實翻成“那件大事兒”,觀眾非但能看懂,而且對如此通透世情的“說人話”會產生高度認同。由此,我不免疑心這位譯者閑時還是多看了幾部國產宮斗劇,被“畫公仔畫出腸”式的台詞略略帶壞了脾胃,以至於偶爾也嘗不出“舌尖上的含蓄”了...

一開始是聯想到那句獨孤臣孽子操心危慮患深......
只是,21世紀了,一堆人活在咬文嚼字以求生存似乎粉悲劇,沈溺或精修這個範圍,對文明對社會的幸福生活有啥意義?簡單過生活不好嗎

也許,社會分工,學文學與學科學所被賦予的意義不同,各司其職給人們不同角度ㄅ

冬寒风 07/22/12 23:35

又一部我爸退休后反复“研修”的电视剧


現在是台北時間 13:40

Powered by vBulletin ® 版權所有 ©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