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單個文章
舊 11/27/07 10:38   #4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52
圖片 :
轉型正義經驗比較/匈牙利的奇特轉型

■ 克里須提安.翁瓦里

(Krisztian Ungvary)

匈牙利社會主義工人與農民黨(簡稱「社會工農黨」)的黨產問題,只有在匈牙利轉型期間成為重要議題。從一九八八到一九九八年期間,在匈牙利國內發生「自發性」與實施「組織性」私有化過程中所私吞的不動產和資產相比,該黨從黨產中私吞的資產總額,其實比較不大。

社會工農黨與其他東歐共產主義政黨最大不同,在於它一直到一九九○年左右,根本上主導了政治和經濟轉型的過程,因此,留給反對派勢力較少的活動空間。因此,匈牙利的轉型模式和波蘭、捷克斯洛伐克或東德不一樣,它不像那些國家,以反對派勢力與執政黨談判方式進行。那些國家是反對派勢力向執政者施壓,迫使他們展開談判。匈牙利則不同,社會工農黨早就注意到自由市場經濟的優點,因此著手進行經濟改造,同時也考慮到黨或個人自身的經濟利益。

遲至一九八九年二月,中央委員會和政治局開會時,仍認為可以繼續維繫一黨政治體制,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則考慮以建立「假多黨制」緩衝。隨後而來的巨大政治環境變遷,例如新社會組織法的通過,迫使社會工農黨與反對派進行談判,反對黨的談判前提是,所有參與談判的政黨必須公開自己的黨產並提出解釋說明,社會工農黨於六月二十四日接受了此項要求,但兩天之後卻轉而拒絕。

然而,一九八九年八月底黨產私有化事件被揭露,使社會工農黨上下陷入恐慌。執政黨的緩兵之計遭洞察後,反對派政黨展開連署活動加以反制,幾經角力與折衝後,一場決定黨產是否歸還的公投問世。最後,依據公投結果和新政黨法的規定,即便社會工農黨(及其後繼的社會民主黨)和其外圍組織遭資產調查時,該黨的資產損失其實並不大,私有化也未達到預期,但仍有十七項的繳收項目被落實。

總體來說,一九八九到一九九一年間,在匈牙利發生的轉型,是一項奇特的轉型,政治上呈現了斷裂性的發展,舊的體制完全被解除,市民的政治生活中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經濟上,原有的統治階層幾乎沒有變化,而呈現出妥協性的發展,這樣的矛盾也注定了社會繼續為了國家發展的前景而爭論不休。

(作者為匈牙利文化教育部顧問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7/today-o3.htm

轉型正義經驗比較/立陶宛未完成的正義

■ 阿爾吉斯.普拉薩斯卡斯

(Algis Prazauskas)

轉型正義的運作,通常是被視為衝突狀況下的人權及法律議題。然而,廣義來說,轉型正義可應用在所有政治體系轉變中的社會,因此,這是新民主社會最為典型的議題。

在後共產主義社會裡,正義與非正義的界限往往模糊不清,在處理正義問題時往往要憑藉社會價值、政治機構、和對未來的想像等因素的交錯影響,進而摸索出方向。由於相關議題的數目繁多,在特定的社會階層裡和在不同的社群、族群和其他團體間,與正義相關議題的定位亦不盡相同。除了正義一詞為大家所公認外,不同族群對其意涵並未有所共識。立陶宛在其特殊的國族發展歷程下,大致遭遇下列三大問題:

第一,在共產政權下的各種人權侵害。在一九四○到一九四一年及一九四四到一九五七年間的蘇聯政權下,大約有十三萬二千人被放逐。同時,約有四十四萬人逃到西方國家,總計人口損失約七十八萬,占總人口四分之一。獨立後,該國成立許多機構,專門研究前蘇聯政權的種種罪行。現存的受害者(約一萬五千人)和他們的後代都得到現在立陶宛政府的補償,而過去的國家安全人員則被禁止在政府、銀行和通訊系統中工作。

第二,納粹大屠殺。二次世界大戰遭佔領期間,立陶宛境內約有二十二萬名猶太人,其中九十%被納粹在集中營裡屠殺,雖然立陶宛當局曾就屠殺事件進行數次審訊,但國際猶太人組織聲稱立陶宛法院執行正義的速度過慢。

第三,不動產歸還。從一九九一年開始,當局就開始歸還土地(只還給立陶宛公民),直到現在整個過程都還沒有結束,在行政方面,貪污事件更是時有所聞。公有財產(大部分是教堂及廟宇)均已恢復,可是大問題亦接踵而至,許多當地及國際的猶太人組織,都聲稱那些過去的猶太人公有建築應歸他們所有,而且他們應是唯一的繼承人。

就和其他東歐和中歐的鄰國一樣,轉型正義並沒有太過戲劇化而導致暴力衝突、政治動盪、或者對民主和政治自由構成威脅。可是由於政權不穩(因為資源缺乏、政治意願不高和權力鬥爭等問題),使立陶宛政府無力有效處理轉型正義問題,這些都是使人民失望,對主要政治單位如政府、國會、政黨和法院等評價低落的主因,同時亦為民粹主義政客及政黨提供空間,使得問題更加複雜。

(作者為立陶宛維陶瑪納大學亞洲研究中心主任)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today-o3-2.htm
“生民之初,本無所謂君臣,則皆民也,民不能相治,亦不暇治,於是共舉一民為君。夫曰共舉之,則非君擇民,而民擇君也,……夫曰共舉之,則且必可共廢之。” ----- 譚嗣同《仁學》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