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單個文章
舊 11/27/07 10:40   #6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52
圖片 :
移民子女犯罪 全家滾出瑞士?
【聯合報╱編譯陳世欽/美聯社日內瓦一日電】
2007.09.03 02:36 am

標榜民族主義的瑞士最大黨「瑞士人民黨」準備推出一項新法案,規定如果移民的子女犯下暴力、毒品、詐領福利等罪行,全家均予驅逐出境。

該黨試圖蒐集十萬人連署,以迫使當局針對此案舉辦公投。如通過,將是全歐洲僅見的類似法令。人民黨主席毛勒表示:「我們認為,為人父母者有責任教養下一代,否則必須承擔後果。只要瑞士政府將前十個移民家庭及其犯罪子女驅逐出境,即可立竿見影。」人民黨聲稱,瑞士移民犯罪的機率是本國國民的四倍。移民占瑞士總人口五分之一。

「反種族暨反反猶太基金會」的伯恩漢表示,這項構想近似納粹的家族連坐法:犯罪者的家人必須接受相同的懲罰。他又說,絕大多數的瑞士移民奉公守法,人民黨不應該以偏概全。他說:「如果不願仔細處理複雜的問題,一定無法達到公正。」史達林展開大整肅之初,以及中國大陸的文革期間,也曾對思想犯的家人施以連坐處分。

人民黨宣傳海報中,三隻白綿羊趕走一隻黑綿羊,附帶的標題是「為了安全」。這種訴求方式引起評論家的不安。蘇黎世日報表示:「這種思考方式反映『鮮血與祖國(納粹口號)』的心理狀態。」

日內瓦市政府表示,這種宣傳可能激發排外心理。聯合國難民署表示,這項法案牴觸聯合國難民公約。觀察家則認為,它可能使人民黨在十月廿一日的全國大選中得利。柏林「國際安全事務研究所」的政治學者吉丹表示:「人民黨在選前推出這項法案絕非巧合。」

【2007/09/03 聯合報】http://udn.com/NEWS/WORLD/WOR3/3997013.shtml


種族歧視 南非首都市議會不與白人做生意
【中央社╱約翰尼斯堡五日專電】
2007.09.05 06:21 pm

南非行政首都普勒托利亞所在的茨瓦尼市議會做出一項決定,當議會採購物品低於南非幣三萬鍰時,絕不考慮與白人企業做生意,這項新規定從九月一日起已生效。

過去一再單方面對外聲稱,南非行政首都名稱是茨瓦尼而非普勒托利亞的市議會,這次又透過市議會總務經理基卡納,通過拒絕與白人做生意的內部文件報告,再次激發南非新一波種族歧視的爭議。

在野黨民主聯盟市議會黨鞭麥克表示,該黨對此項決定大感震驚,過去與一些「發達黑人經濟力」企業有生意往來的市議會,忽視多年累積的經驗而改以種族做為孤立個人的標準,將導致新的種族不平。

自由陣線黨籍市議員貝耶斯形容,這項決定是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ANC)新推出令人作嘔的種族主義政策,ANC正設法跨越所有障礙,以意識形態迫使賺小錢者因本身種族而受到傷害。

取得報告影本的「形象日報」在報導中引述匿名市議會官員指出,採購物品至少須經過三家公司的報價,在過去,如果白人企業報價更低的話,市議會還是會向其購買,但為了遵守只向黑人企業買貨的新規定,市議會現在反而要多花六千到七千鍰採購物品。

一家與市議會幾個部門做過十五年生意的企業主表示,起先聽到這一謠傳時,還以為是在開玩笑,但了解自己的公司可能因此結束營業後,才知道不是玩笑,但他不知道將來要怎麼告訴公司的員工。

【2007/09/05 中央社】http://udn.com/NEWS/WORLD/WOR3/4000922.shtml

上海教科書 政治英雄復位
【聯合報╱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2007.09.18 02:25 am
http://udn.com/NEWS/WORLD/WOR1/4017833.shtml
曾被視為「政治英雄讓位給經濟英雄」的上海高中歷史教材,僅用了一年,今年就被強迫廢止。上海市教育局認為該版教科書意識形態不足,緊急另外委託指定學者編寫新版高中歷史課本。上海高一新生開學後,所拿到的歷史課本居然只有半冊,另外半冊還在趕工編製中。

南方週末報導,上海高中歷史教材風波,源於去年九月紐約時報的一則報導「毛去哪了?中國修改歷史教科書」。

文章認為,「長期以來強調的毛澤東領導革命、階級鬥爭的內容相對減少,摩根銀行、比爾蓋茲、紐約證交所都進入教科書,政治英雄讓位給經濟英雄」,覺得這是一個好現象。

這則報導迅速被國內外的一些媒體編譯、轉載、摘編,標題變成了「上海新版歷史教科書弱化革命和戰爭」、「比爾蓋茲替代毛澤東」,而網絡論壇上也出現大量相關的討論,甚至出現了「政變」、「橙色革命」等字眼。

結果,七位北京歷史學家在去年十月發表意見,一致認為這批歷史教材:「編撰者思想混亂,使該教科書既脫離當代中國社會發展的實際,也脫離中國史學發展的實際,淡化意識形態、非意識形態化的表現比比皆是。」

今年五月,上海市教委突然決定,成立新的歷史課程編寫小組,由華東師範大學歷史系主任余偉民擔任主編,花了兩個月時間倉卒編寫,並通過上海市教委的審查。但是,新版教材只出版了「第一分冊」,內容只有五單元六十六頁,另外一半內容還在編寫當中。

換句話說,一個學期的教材分次出版,這在大陸的教育史上十分罕見。

【2007/09/18 聯合報】

南非加快土地徵收 矛頭對準外籍人士
【中央社╱約翰尼斯堡十七日專電】
http://udn.com/NEWS/WORLD/WOR3/4017023.shtml
2007.09.17 06:44 pm
為了加快土地改革計畫的進度,並將土地重新分配給生活條件較差的無地者,南非政府除了限制沿海地、休閒農場和高爾夫豪宅各項開發案之餘,也將矛頭對準外籍人士所擁有的土地,未來外籍人士將有義務公布本身的國籍、種族和性別等資訊,以利政府進行房產契約登記與統計。

南非農業暨土地部長辛瓦納表示,因為歷史因素而無法獲得土地的社會底層人士,首先必須取得外籍人士擁有以及開發做為休閒農場或高爾夫豪宅的土地,否則政府將無法達成憲法提供弱勢族群住房的目標。

不過,辛瓦納也強調,不管政府如何決定未來的土地所有權政策,都必須負責考慮各種可能後果,這包括對宏觀經濟因素和外資的影響性。

辛瓦納還補充說,不論南非是否制定規範外籍人士的土地所有權政策,一些擁有高爾夫球場設施的住宅正侵吞南非的農業用地和牧場,這可能影響南非長期的糧食安全,二十年後,南非將難以確保有足夠的土地供應糧食給全民。

辛瓦納是根據土地改革計畫小組的建議報告,發表上述看法。

小組成員、羅德斯大學教授漢德里克表示,目前南非約百分之三農業用地及農場等是由外籍人士擁有,但因缺乏統計資料,南非無從得知外籍人士擁有土地的正確數字,至於小組認為外籍人士購買房地產進一步推高市場價格,但卻沒有更強有力的證據支持此說法。

因此,土改小組建議,未來一般土地使用變更除了必須經跨部會審核批准之外,外籍人士也須公布國籍、種族等資料,否則政府不太可能詳細知道外籍人士或非南非居民所擁有的土地數量。

【2007/09/17 中央社】

2007.09.21
百日無政府 比利時陷分裂危機
蔡筱穎/巴黎報導

終於,比利時王國北方的弗拉芒人(佔比國人口60%,講荷蘭語)不願再替南方的瓦龍人(佔40%,講法語)付稅了,就像義大利北部組成的「北方聯盟」,要跟南部羅馬分道揚鑣的理由一樣。

不過,目前比利時的分裂危機已經迫在眉睫,媒體已經開始討論捷克與斯洛伐克分家經驗,希望各黨派參考此先例,而以和平手段將比利時分裂成荷語及法語族群兩個國家。

  荷語區新聞模擬獨立先偷跑

去年12月13日,比利時法語區國營RTBF電視在黃金時段以突發新聞形式報導,北部弗拉芒大區的議會已通過宣布獨立,比利時亡國,國王倉卒逃到前殖民地非洲剛果,電視畫面播出支持弗拉芒獨立的人士在街上手舞旗幟歡呼及政界的回應。

20分鐘後,節目主持人才說明,這是一則模擬新聞,要探討比利時在今年6月大選後可能出現的分裂問題。由於太過真實,這則新聞曾令許多駐比的外交官立即向本國匯報,也讓國民爭相打探消息。

雖然電視台當時備受抨擊,但在6月10日的立法選舉之後,比利時陷入無政府狀態,南北分裂的危機日益加劇,許多民眾反而開始認為,這則凸顯荷語區民眾傾向獨立之嚴重情況的新聞是「先知先覺」。

  談判不成功南北分裂陷僵局

比利時四年一次的聯邦議會選舉,促成了贏得北部弗拉芒大區31%選票的荷語基督民主黨成為聯邦議會第一大黨,也正式將南北分離的議題搬上檯面。國王阿爾貝二世選後要求基民黨領導人勒德姆組建新政府後,組閣談判陷入僵局。8月17日,阿爾貝二世決定中止組閣談判,勒德姆於8月23日咨請國王免除他的組閣責任,國王當日接受了他的請求。比利時陷入嚴重的政治危機,至今已超過百日。

談判不成主要是因北方荷語區和南方法語區的政黨領導人在國家政體改革問題上出現嚴重分歧,荷語區政黨領導人要求將包括稅收在內的更多聯邦政府權力下放到地方,法語區政黨領導人則堅決反對,指責勒德姆過多考慮弗拉芒大區的利益,而未從比利時整體利益出發,而勒德姆削弱聯邦政府權力的意向也可能使國家走向分裂。

比利時「自由大學」學者解釋分裂危機迅速發展原因,一是北方抱怨聯邦政府對南方補助太多,不願再為失業問題比北方多一倍而經濟開發遲緩的南方負債,80% 的中間偏右選民指責這是強硬派社會主義分子治理留下的遺毒,因此傾向於從事憲政改革,尤其是中央權力應進一步下放地方,要求更多經濟的自主權。

其二是勒德姆組閣失敗,因為他要擴大地方權限的處理方式激怒了法語族群,而德勒姆今年7月21日國慶日受訪時,居然誤以為比利時國歌是法國的國歌《馬賽曲》。有鑒於此,阿爾貝二世希望另一位佛拉芒基民黨領導人榮畢出面收拾殘局,打下聯合組閣的基礎,使國家擺脫政治危機。

  媒體掐指算分裂短多長空

媒體則開始計算分裂對雙方好處和壞處。對瓦龍區居民而言,分裂後,每年將少了1000歐元的收入,居住在布魯塞爾首都大區(荷語與法語通用)的居民則要多付200歐元,布魯塞爾也將因為沒有荷語區的支援,將要結束它國際城市的形象和實質。

對弗來芒區居民則短期有利,賦稅會減少,企業也可減少稅金,會更具競爭力。但是,在南北部都有工廠的企業計算將會更複雜,而國土減半,市場也會縮小,此外,北方雖然富裕,但是人口老化問題嚴重,未來誰要支付退休金的問題也很現實。

比國「巴爾幹化」 文化鴻溝越來越大

王嘉源/綜合報導

花商威利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東緣一個小鎮做生意,育有一對12歲雙胞胎,但只要有人提到他的國家比利時之名,他一定嗤之以鼻。他斥道:「什麼比利時?它根本是不存在的東西。國歌叫什麼?沒人曉得。沒人會唱。而國王呢?一個暴發戶。一個功能失調的王室。我們再也不要忍受了。」

威利是比利時北部弗拉芒大區(Flanders)人,並引以為傲。他的母語是荷蘭語,但與許多比利時人一樣,他也說法語及英語。但他抱怨說,當他到布魯塞爾出差時,只要他講自己的母語,就會被罵說是種族主義分子。

 說法語醫師 不照顧說荷語病患

威利說,最近他的兒子住院時,因為是說荷語,法語系的護士竟不願照顧他。威利的一名80歲鄰居昏迷送醫,待遇也差不多,他的太太不會說法語,醫師卻不願說荷語。而如果威利必須上法院,他也得去布魯塞爾,法官同樣只說法語。

比利時位於「歐洲聯盟」的心臟地帶,近來卻日益有「巴爾幹半島化」味道。比利時才1040萬人口,國會中就有11個政黨,另外還有5個根據區域及語系原則成立的區議會。尤其是,北部弗拉芒大區與南部瓦龍大區(Wallonia)漸行漸遠,但除了國王阿爾貝二世之外,卻找不到任何一位全國性政治領導人或單一的全國性政黨,可以跨越南北兩區之間的語言和文化鴻溝。

 弗拉芒國?縮小版的荷蘭

比利時知名作家盧克.桑提(Luc Sante)曾經稱比利時為「烏有鄉」(nowhere)。而如今,何謂「比利時質素」(Belgianness),它要如何下定義,愈來愈成為比利時內部一個無解的難題。除了國家足球隊與王室之外,比利時很難找到其他可能強化國家認同的凝聚因素或象徵。

民調顯示,現今弗拉芒區人民支持獨立的比例已超過40%,且還在上升中。一個叫做弗拉芒的國家很有可能成真,而它將是一個富庶、成功且勤奮的國度,擁有600萬人口,形同縮小版的荷蘭。

今年3月,比利時荷語報紙《標準報》與法語報紙《晚報》對2000名比利時人進行了一項民調,其中一道問題是:「你預期10年後比利時還會存在嗎?」結果10名受訪者中有9人回答「是的」。不過當時間拉長到2050年時,卻有超過50%的比利時人認為這王國將會終結。

比利時北部弗拉芒人與南部瓦龍人之間的言語謾罵愈來愈難聽。許多弗拉芒人指責瓦龍人是懶骨頭,笨到學不會荷語。而歷史上,法語系則是比利時的統治精英,高高在上,視弗拉芒人為鄉巴佬。除布魯塞爾之外,法語系與荷語系可說住在平行的世界,鮮少交叉或匯合。

 布魯塞爾 可能成域外領土

當弗拉芒區與瓦龍區日益疏遠之際,比京布魯塞爾原本應該充當一個民族融爐,但可惜的卻是反其道而行。歷史上布魯塞爾是個弗拉芒人的城市,但現在它卻是弗拉芒區內的一大法語系聚區地。不唯如此,目前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總部所在地並可能成為歐盟首都的布魯塞爾,境內還有大批來自中非洲的外來移民。

如果弗拉芒區與瓦龍區鬧到決裂,誰也不會願意捨棄布魯塞爾。因而布魯塞爾未來有可能成為一個「域外領土」,變成一個後民族時代的「歐洲首都」。

弗拉芒一名政黨領袖戴韋沃說:「布魯塞爾是最後一道障礙。若不是因為布魯塞爾,我們早在多年前就分道揚鑣了。」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5641+1,00.html
“生民之初,本無所謂君臣,則皆民也,民不能相治,亦不暇治,於是共舉一民為君。夫曰共舉之,則非君擇民,而民擇君也,……夫曰共舉之,則且必可共廢之。” ----- 譚嗣同《仁學》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