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搜尋 今日新文章 標記討論區已讀  
 
返回   台灣人論壇 > 交 流 區 > 歷史·軍事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12/30/14 11:49   #1
111
銅金剛鐵羅漢磨成 力佛
 
111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03/01/2004
文章 : 2,299
圖片 : 0
西欧社会主义之本源

西洋的社会主义



人类历史有一个规律,如果一个民族可以发达到足够程度,都可以出现超越国家的层次,国民对治理国家不再有兴致,而注重更文明的观念文学的层次,这是即出现一个比较野蛮而文化粗糙的民族作出现在国家层面。


西欧古罗马国家为蛮族即今天的英国法国德国人的本源,西欧即无像样的国家,文艺复兴之际,对国家现象持消u极观念的有两大类群体,一类是日尔曼蛮族坚持其原初的形态,一类是东方更悠久的民族,已经超越了国家文明意义,否定国家现象,其一个相同的特点,即反对国家现象而提倡一个文明的社会,最初为无政府主义, 而又当国家为过渡的,则国家又为推崇备至。迄今欧美社会学都为显学,这即为本源。

i
文艺复兴英美逐渐发达,原因即避免了这俩类观念,崇奉本民族道德习俗传统而注重古罗马国家文明,英国为典范;法效古罗马的进步文明制度的精义而与以实际的创制,美国为典范,第三个,则汲取中国汉唐的文官制度;

是以说,效法英美,其实即包括了复兴汉唐的意义。

社会的意义,为野蛮的不适应西欧发展的与文明过度的的集合。只是比较隐含罢了。认知需要精确的历史科学;与时代流行的实证科学的掩盖。

以色列这个民族不是不需要国家,而是因为其文明颇悠久,超越了注重国家文明的阶段了, 当以这个观念比较英法德日尔曼蛮族主流之际,即极端蔑视国家现象,而号召社会,而其文明悠久,是又揭露现实弊端颇多,但为古代的,(试想假如古代的现实如其美好,何以以色列等东方国家为西欧蛮族征服 )

相反而相同,用落后的朴实的习俗比较现代,也可以挑出一堆问题来。

而两般实质都是对主流文明发展的抵制。

中国也悠久,这两个观念也大有其类,汉唐以来,士人崇玄,早已超越国家文明的兴趣;提倡儒家的唐朝贵族如英美蛮族一般支撑周汉的发展。

清代以来即无象样的政府。

南朝士人鄙视北朝贵族的粗野无知,然而其国家为北朝征服;北方贵族则抵制南朝的高雅的文明

一个为腐朽的文明;一个为愚浅的野蛮

一个为现代的汉族群体;一个为蛮狄了的北方,(顾亭林时代即有河南北山东西,十之五六,金元之种)

当西欧有了相应的吸引平民的号召,一拍即合。

现代有戴传贤者,著《孙文主义的哲学基础》

这部书的实质即试图使国民党人承汉唐明如英美发展古罗马文明一般,复兴中国道德,习俗。

然而问题为,现代中国承满清帝国制度,缺乏英美那样的康健的主流群体,足够免疫到护卫主流的进步。

英国为岛国,美国为新大陆,旧欧洲,古罗马境内的民族也为都受两个观念的影响,法国,德国,意大利,俄罗斯都出现文明的倒退和混乱;那些悠久的还护卫习俗的小国,依着之间。

中国当国民政府来台湾,具备了英美的条件, 即开创宪政。

浙江尤其浙东,既具有中国汉唐文明的精神而不腐朽,又因为地理,保持了野蛮的气息体魄,精神中正,国民党中坚浙人居多非偶然,盖人才本在此,岂用人偏颇之俗见可喻。

这一地理的人,识大义,有气节,而中国为少部分群体,北方蛮狄,湖广蛮寮,两广云贵,蛮狄,江西福建,闽客层出,

西北回部,东北满清 ,西川蛮寮,

实际国民党之恢复中华,如以色列复国般然。

蛮狄了的国人,容易认可中国落后的观念,因其本为愚浅朴陋粗野无知的, 西欧号召日尔曼蛮族习俗抵制学习欧洲大陆文明的观念颇合其口味; 而汉族文明腐朽的群体,装看不见国家一次次的倾覆,以文明者自居,又习惯挑“野蛮却进步”的英美主流文明的问题,如其观北方蛮狄那样,西欧东方国家民族的挑英美欧洲大陆的号召正合其特点。


戴传贤先生的观念,只要中国有如浙东般民众两三省,即可推行,实际为大陆二三百万民众比如英美般,迁台重建中国大陆,

最近国民党提倡创党精神,正当反思之,民进党民主独立号召,更当知英美制度本汉唐之创制。

如英国但崇本国习俗而与欧洲大陆文明蔑视;美国但效法欧洲大陆古典政体而胶柱鼓瑟而忽略实际,英美之盛行何如?

实则当今人类文明文教之本源长城也。

补参:
读《孙文主义之哲学的基础》

(一九二五年八月八日)



  此书系戴季陶先生所著,他自信这是相从孙先生十余年的成绩,他以为在今日国民党员中同时有老衰病和幼稚病两种,“共信不立,互信不生,和衷共济之实不举,革命势力之统一无望。”所以他大发宏愿,著了这本小书,想统一国民党员的思想。
在这书中我相信戴先生注重建设人民的权力,尤其注重建设在政治上、经济地位上立于被压迫地位的农工阶级的权力;说明不为三万万七千万最困苦的人民的生活,便没有救国的意义,便没有革命的意义。有智识能力不为大多数受苦的人民效力,就完全与过去二千年一切堕落了的儒者丝毫没有两样,这种侧重农工阶级利益与权力的态度,是很值得钦佩的。但谈到中国固有文化问题与发展阶级势力问题,我却疑惑戴先生引申孙先生的学说,未免有过当之处。
  孙先生有时亦讲到中国固有文化,这是不错的;但若因此便说不相信中国固有文化的价值,便没有民族的自信力,便不能创造文化,那便中国人只好束手待毙,没有存在于世界的权利,甚至于说便在全世界社会革命成功之后,中国民族亦只有化为真正的弱小民族,以至于灭亡,这些话未免太过火而不近情理了。戴先生痛心于一般人认中国的文化都是反科学的而加以排斥,他说,象这样下去,在思想上革命与反革命的区别,几乎变成中国的与非中国的区别,如果中国的一切真是毫无价值,中国文化在世界文化史上毫无存在的意义,还要做甚么革命呢?我觉得戴先生的思想很奇怪!为甚么不象戴先生一样赞美中国文化,便是认中国“一切”是毫无价值,中国文化在世界文化史上“毫无”存在的意义呢?为什么那样便一定会没有民族的自信力,不能创造文化呢?固然我们要排斥“反科学的”中国文化,这亦犹如要排斥“反科学的”别国文化一样,我们认“中国的一切”亦不过与任何国的“一切”一样的有价值,中国文化在世界文化“史”上,亦犹如犹太文化、埃及文化一样,当然有存在的意义,但这与民族革命的自信力没有什么必要的关系。
  革命的能力,发源于主义的信仰与群众的党的组织,若说必须先承认自己文化的价值才配谈革命,请问非洲里孚人中间并不曾产生出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等圣人,亦有革命的可能否呢?我们不应拿一国的文化来决定他的命运,这样才不至于因赞羡人家的文化而自甘屈服(如一般美国化的留学生),亦不至于因鄙夷人家的文化而公然自认有任意蹂躏宰割的权利(如一般人对蒙、藏、苗的观念),更用不着因不愿屈服于人家而虚骄恃气将自己的文化高举起来。而且戴先生所谓中国的文化,如知仁的知,博爱力行的仁,行仁不怕的勇,择善固执贯彻始终的诚,如戴先生所说,不过是中国少数圣哲的伦理思想,这种思想既不是全中国人所共有的,亦不是中国人所独有的。我们决不说马克思的学说是德国的文化,列宁的学说是俄国的文化,然而戴先生却要咬定二千年来无人理会的所谓“正统”思想是中国的文化,我真不懂这有什么意思。
  戴先生以为阶级斗争的思想有纠正的必要,以为我们要促起全国国民的觉悟,不是促起一个阶级的觉悟,我颇觉他不能自圆其说。戴先生说,中国现在并不是对资本主义宣战,只是把一个刚受孕的资本主义堕了胎罢了,堕胎何曾是容易的事呢?中国虽不能有很清楚的两阶级对立,然而一则外国资本家移殖资本于中国境内,财政资本有汇丰、花旗等银行,工业资本有内外棉纱厂、英美烟公司等工厂,津、汉、青、沪的工钱奴隶已数十万人,对此等资本主义不应宣战吗?再则中国资本家资力虽然薄弱,然心不在小,将来决不能很爽快的屈服于国民党节制资本的政策之下,对这种人不应当“预备”宣战吗?戴先生以为资产阶级反对三民主义,真正站在利害敌对地位的不过百分之一,最没良心和知识的占百分之九十九,其实站在利害敌对地位和没良心知识有何分别。即欧美资产阶级之反动,其酷待劳工又何尝不可说是没良心?其违背进化潮流何尝不可说是没知识?不过他们站在与劳工利害敌对的地位,使他们不易有良心有知识耳。戴先生知道要解决民生问题必定要人民自身来解决,才是切实,才是正确。但戴先生却又要阻止阶级势力的扩大,要各阶级的人抛弃他的阶级性,似乎无产阶级的势力与阶级性的发展亦是不好的。戴先生要治者阶级“为”被治者阶级的利益来革命,要支配阶级的人抛弃他自己特殊的阶级地位,这若不是一个空想,自然是没有人反对的事情;但戴先生亦承认要农工阶级起来为自己的利益而革命,那便可知无产阶级不应抛弃他自己的阶级性;而阻止无产阶级势力之扩大,绝对不是相信民生主义的人所应有的态度了。戴先生又以为只有生活优裕的人才能得着革命的智识与觉悟,去“为”不觉悟的人革命。其实,倘若靠生活优裕的人去“为”人家革命,十余年的经验已证明是靠不住的了。孙先生说要多数不知不觉的人实行革命,其实这些人决不是完全不知不觉,乃因受了革命的宣传从生活上得着觉悟;这种从生活上得着觉悟的人比那些从知识上得着觉悟的人要勇敢坚决得多。若真是愚民政策,想靠少数治者阶级的“士大夫”,来包办革命的事,而有意无意中似乎反对农工阶级势力的扩大与他们的阶级性的发展,这与戴先生自己所说要靠人民自身来解决才是切实正确之说根本矛盾,亦决不是孙先生的意思。



载《中国青年》第87期
署名:代英
雪中梅下与谁期? 梅雪相兼一万枝。
若是石城无艇子, 莫愁还自有愁时。
111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30/14 15:41   #2
davidtreesea
跨版管理員
 
davidtreesea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02/18/2004
年齡 : 39
文章 : 9,641
圖片 : 0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打不过野蛮人的文明人就不是成熟的文明人。对于个人来说要野蛮其体魄,文明其头脑。很多事情都是对立统一的,手无缚鸡之力,只会坐而论道不见得比大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高明。高明的是上马能开弓,下马能作赋,能文能武才行。
臺灣問題與中國的發展問題互為因果關係,要盡可能以低成本解決
davidtreesea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09/12/17 13:15   #3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要同時野蠻和文明也不容易....

西方內部長期有兩大勢力, 一是政治勢力, 有君主, 大小封建領主,下層武士構成。
另一個是宗教勢力。

封建領主和武士, 有時甚至不會書寫, 是野蠻武力的代表。

基督教的神父修士僧侶, 則不只要會古拉丁文, 還要懂統治階級和平民百姓的語言(不見得一樣, 例如英王轄下有法語區), 會3種以上的語言都不奇怪, 他們是文明的代表。

一個人同時要野蠻和文明不容易, 西歐文明的特別之處是能夠讓野蠻與文明長期共存, 甚至互相依靠.... 特點就是貴族文化(武人士族, 軍事貴族, 武力集團門閥)和平民知識份子文化都能共存(教廷, 中世紀開始建立的宗教學校和大學)。

==========================================

古代中國的問題之一, 是文武不共存, 士族與寒門不兩立, 絕對中央集權的後果之一... 就是兩者常只有一個能在同一個王朝得勢生存, 但問題就是兩者各有所長, 各有所短......


所以, 武大於文, 軍事士族門閥大於寒門儒生的朝代(如漢魏晉南北朝, 唐朝), 苦於諸侯作亂, 政權容易被軍事貴族集團挾持控制。 好處是在這些朝代, 中原王朝有與周圍強敵一戰的實力。

文大於武, 寒門儒生壓制軍事士族門閥的朝代(如宋明兩朝), 都是看似強大, 但都是軍事傳統很快流失, 軍事集團缺乏真正中流抵柱(不是一個人, 這需要一個集團, 一個岳飛不夠, 這個岳飛甚至被文人害死)的朝代, 後果就是被外族宰掉, 百萬大軍送人頭。

文武相濟, 說來容易做起來難, 這基本上是與高度中央集權結構相對立的。

軍事貴族集團需要領地, 領民(耕作生產糧食的人民, 和抽調為兵的人民), 馬場(這有時與人民爭農地), 世襲傳統(就是不打算考試做官, 只鑽研行軍打仗, 這在古代只能靠世襲維持..... 你們會認為, 會做文章考試, 就代表能作出色獵人嗎? 不會吧? 那為什麼會認為能寫文章考試做詩, 就能打仗?), 和維持這一切的權力.....

只有漢朝的諸侯制, 和唐朝的藩鎮制, 能夠創造軍事貴族集團長期存在的條件....

但漢唐雖強, 卻非中國人腦子裡所想的”政治主流”, 中國人骨子裡接受的政治主流像宋明....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書簽

主題工具
發表文章規則
不允許您發表新主題
不允許您發表文章
不允許您上傳附件
不允許您編輯自已的文章

開啟 BB 代碼
關閉 HTML 程式碼
論壇跳轉

現在是台北時間 10:45 台灣人論壇 RSS Feeds - 聯繫我們 | 台灣人論壇 | 論壇存檔 | 返回頂端
Powered by vBulletin ® 版權所有 © 2000 - 2017, Jelsoft Enterprise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