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搜尋 今日新文章 標記討論區已讀  
 
返回   台灣人論壇 > 交 流 區 > 風雅·人文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01/31/11 20:29   #1
gao2466
欲避之 反迎之
 
gao2466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08/15/2005
文章 : 7,439
圖片 : 3
从《乌有之乡》想到那一把铁勺

www.nbjeep.com/bbs/redirect.php?tid=38935&goto=lastpost

我认识一位老人,他慈祥而善良。每当谈起他的经历,讲述之间都有一种“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的超脱。他对往事的回忆,使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公社食堂掌勺师傅的那一把铁勺。老人说,在那个年代,他最敬畏的不是党和毛主席,也不是领导,而是每天必须面临的、那一把分配饭菜的长把铁勺。

公共食堂每天一大锅用玉米面与野菜熬的稀粥,就是用那铁勺舀到每个社员碗里的。人们排队走到大锅前,每个人眼睛死死地盯住那一把铁勺。铁勺向下兜底,那么,玉米渣子多一些;铁勺朝上面飘一些,那就是舀出来漂在粥上面的菜叶和汤水了。两种不同手法得到的粥的干物质含量不一样,直接关系到人饥饿的程度,也就决定人的生死。长期吃汤水和野菜叶,就会浮肿而殁。
  在聆听老人讲述之中,我真切体会到掌勺人的伟大与重要,他实际主宰了世界,对人来说,生命就是世界,没有生命,世界也就不复存在。
  在人民公社食堂年代,就是社队干部们也一样要在铁勺面前低下头颅,因为他们也不许在家开伙做饭,再说,家里存有粮食是犯法的。
  
  后来,在读书当中逐渐领悟到,铁勺使人敬畏后面神秘的力量,原来就是主宰的权力。
  老祖宗在春秋时代对这社会的主宰力已经有了系统的论述。管子的“利出一孔”,商鞅的“壹赏”,都阐述了这个聪明的真理:垄断人们的生存资源,人们就不得不听任驱使。
  斯巴达立法者吕库古在公元前8世纪(那也是中国周的共和时代)虽然创立了元老院,设立平民监察院,类似今天“三权分立”,以监督国王和元老院,对奴隶更设计出公共大食堂、配种式男女交媾等等
  古希腊学者普鲁塔克在他的《希腊罗马名人传》中评述说:“总之,吕库古将自己的同胞训练成既没有独立生活的愿望,也缺乏独立生活能力的人,倒像是一群蜜蜂,孜孜不倦地使自己成为整个社会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聚集在首领周围,怀着近乎是忘我的热情和雄心壮志,将自身的一切皆隶属于国家。”这段描述也很恰当地适用于商鞅之后秦国。
  
  商鞅以“法”治国,其实就是靠“铁勺”治国,用主宰力来治国。但商鞅的理论有一个缺陷,那就是太直白,太赤裸裸了。没有一层包装、一点修饰,再好的工具也只能藏着用,不能见光。《商君书》被禁其实并不是针对法家,而是实在难以真面目示人,要找个借口藏之于密室,统治者自己便于精研细读。
  
  心同此心,理同此理。西方人对掌握铁勺一样非常有强烈的追求占有欲,与商鞅不同,他们总是给“铁勺”蒙上一层温情默默的面纱。这个面纱就是社会主义。
  托马斯.莫尔(1478-1535),写的《乌托邦》首先提出消灭私有制的理念,他把上帝的主宰转化为人的主宰。社会主义算得是莫尔的原创吧。
  莫尔在給好友、著名人文主义者伊拉斯谟(1466-1536)写信说:“你可不知道,我现在为此(书出版)感到多么的开心,多么的高兴啊!我本人似乎也自认为身价提高百倍!在我眼前,总好像由我的乌托邦人推举我当上了终身的国王。所以,我甚至设想自己仿佛在胸前手握着一束鲜果组成的帝王权杖,身上披着引人注目的圣方济修道士的袈裟,头戴一顶非常漂亮的麦穗制成的王冠,昂首挺胸向前走去。我周围是一些身穿美丽长袍的亚马乌罗提城(乌托邦首都)的达官贵人。我得意洋洋地朝着外国使臣和王公们走去。”
  
  “终身国王”,也就是社会大锅的掌勺人,这是莫尔追求的最高精神境界。《乌托邦》这本书在1516年出版,名《关于最完美的国家制度和乌托邦新岛的既有益又有趣的金书》,它原名《乌有之乡》,后来以《乌托邦》闻名于世。书中莫尔以自己梦幻之间,用“终身国王”的最高权力制定了他梦中王国所有臣民的全部生活,中心思想即是掌握那一把铁勺,主宰整个社会。
 

莫尔的“最完美的国家制度”设定了对城乡的支配办法:“每个农户男女成员不得少于四十人,外加农奴(即后来被管制的阶级敌人)二人,由严肃的老年男妇各一人分别担任管理”;“规定每家成年人不得少于十名,也不得多于十六名”;“把一户过多的人口抽出,以填补人口不足的一户”;“对不遵守乌托邦法律的当地人,乌托邦人就从自己地盘上将他们逐出。他们若是反抗,乌托邦就出兵讨伐”;“在议事会外或在民众大会外议论公事,以死罪论”(这一些我们商鞅早就这样做了),等等。就连吃饭分几桌,“男子在餐桌上背墙坐,女子靠外坐”都规定好了。莫尔自称是“管理自由的人”。这样的“管理自由”,我们在500年后的“民主柬埔寨”看到了活的样板。   
  《乌托邦国》实行公有制,国民所有财产归公,实行六小时工作制,免费领取生活物资,有公共免费食堂,公共医院, “病人首先得到特殊照顾”,“病号管理员领到医生医生对病人所规定的食物后,将最精美的各种饭菜根据各厅馆人数平均分配,但是对总督、主教、特朗尼菩尔,以及外国使节和全部外侨则是例外地给以特殊照顾”。看来,《乌托邦国》的作者很有前瞻性地预见到了500年后的人民公社。
gao2466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01/31/11 20:31   #2
gao2466
欲避之 反迎之
 
gao2466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08/15/2005
文章 : 7,439
圖片 : 3
  意大利革命家康帕内拉(1568-1639)27年的狱中生活写成《太阳城》这本书。1623年在德国出版,是又一部社会主义经典。《太阳城》在“太阳城的统治者”一章开篇就说:“他们的最高统治者是一位司祭,用他们的语言来说,叫做‘太阳’。他是世俗和宗教界一切人的首脑;一切问题和争端要由他作出最后的决定”。(后来,“最红最红的红太阳”的称号大概从这里来的)
  
  《太阳城》的组织结构是这样的,“在他的下面有三位领导人,他们的名字是“‘篷’、‘信’、‘摩尔’,照我或者译为‘威力’、‘智慧’和‘爱’。”“威力”决定战争与和平,“智慧”管理意识形态,“爱”管理衣食和性。从这里我们看出来,与人民群众没有资格掌管铁勺,他们没有任何的权利和权力。
  
  康帕内拉的《太阳城》计划引用犬只、马匹杂交的方法来改良人种,太阳城的居民居住、饮食、衣着要遵守规则,居民的性交与生育、婴儿取名都由当局管起来:“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都要按照古斯巴达人的风俗把衣服脱光。这样,领导人就能够根据他们的体格情况,来确定哪个男人最适合同哪个女人性交;他们只需很洁净地洗过一次澡后,就可以每三夜进行一次性交,体格匀称和美貌的女子,只同体格匀称和健壮的男子结合;肥胖的男子与消瘦的女子结合,消瘦的男子与肥胖的女子结合,为的是使他们得到有益的平衡。”
  
  除了性交的各种仪式细节均有规定之外,还有规定:“妇女如果初次与男子性交后而不受孕者,便配給另一个男子;如果多次与男子合欢而不受孕,便被宣布为‘公妻’,而且也就不能像主妇那样在‘生育会议’上在神庙和公共食堂中受人尊敬了。这种办法是为了防止某些妇女贪图欢乐而有意避孕。”
  
  《太阳城》还规定:“如果所犯的罪行是反对国家的自由、反对上帝、反对最高领导人的,那就会得不到任何人的怜悯而立即宣判。这样的犯人就得判处死刑。”太阳城里仍然靠大棒来维持秩序,作者透露的依然还是强烈的主宰欲。

这以后,安德里亚(1586-1654)写了《基督城》,他模仿莫尔用幻想的游记方式,记述到访理想境界的奇遇,一个美妙的社会模式出现在他笔下。这本书与《乌托邦》、《太阳城》一道被称为空想社会主义第三大名著。
  实际上,后两本脱胎于《乌托邦》,是前一本的诠释与补充。《基督城》书中同样讲述了作者对整个社会的安排,所有人与机构皆任由其支配。   
  
  17世纪乌托邦形成思潮,英国人温斯坦莱(1609-1652)主张开垦实现理想境界,号称“掘地派”;
  法国人梅叶(1664-1729)则鼓吹暴力手段实现理想境界,其最著名的口号就是:“用最后一根神甫的肠子绞死最后一个帝王。”
  18世纪的法国人马布利(1709-1785)侧重鼓吹“公有欲”,“这个共和国的第一条法律就是禁止财产私有。”“自然界多么明智地准备了一些条件来引导我们实行财产公有,制止我们堕入建立私有制的深渊。”
  法国人摩莱里(1700-1780)也是消灭私有制的鼓吹者。
  法国人巴贝夫(1760-1797)被认为是“共产主义者的原型”,他主张并力行以一种密谋式革命暴力创造平等,并因此付出生命代价,他在一次密谋暴动失败后被处死,为共产主义理想献出生命。
gao2466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01/31/11 20:32   #3
gao2466
欲避之 反迎之
 
gao2466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08/15/2005
文章 : 7,439
圖片 : 3
权力就是控制
gao2466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01/31/11 21:23   #4
smhp
資淺會員
 
smhp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01/26/2008
文章 : 2,702
圖片 : 156
其实越接触西方,就越懂的东西的根本性差异,比如对权力(Power)的解释,历来西方哲学在权力(Power)的诠释过程中是离不开制度(Politic-此处非指政治)的附加说明的( Power entails the capability of one social actor to overcome resistance in achieving a desired objective or result. Politics, on the other hand, relates to the things people do to get (or keep) power when it does not come naturally. If power is the resource, politics is the act used to develop that resource),这种Power & Politic相辅相成的性质根植于西方哲学体系的柱基来源:罗马的法制和希腊的民主。在最早时期的融合中,Power和Politic就一直作为同体异位而存在。

所以西方的“法”和中国古代的“法”根本是两码事。西方的法在来源之出就存在“制衡”的概念;而中国古代的“法”则来自于朴素哲学中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种“法”本身实际上来自于更高阶层的“授予”,比较东西方的“法”绝对得分清这个根本区别。如果要完善中国的“权力”架构,绝对要根植在中国的土壤上,这不是排外,而是属性的问题:从过往的历史中找寻借鉴,从过往的权力悲剧中寻找教训,因为这会是最直接最相关的信息处理源。西方的“制衡”绝对值得借鉴,但用实际的东西方例子去做类比反而没有多大意义。



P.S. 很早前Po的一篇文章:《西方邏輯解釋中國,生硬的糾纏》(小高的马甲还是沙发)
與執著...
smhp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02/01/11 09:14   #5
gao2466
欲避之 反迎之
 
gao2466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08/15/2005
文章 : 7,439
圖片 : 3
你的意思是指中国就是特色,就是不兼容于“主流文明”,这种不兼容是必要的?

俺认为在“主流文明”全面领先的情况下还是主动兼容比较好,就像你、小马、小X等等就主动兼容了嘛,特别是你兼容就比较彻底都宣誓了嘛,当然也许你在兼容的同时出现了差异,出现了不适应,但你不能说兼容就是错的,毕竟主动兼容大多数人都适应了嘛。

PS1:有一说是西方和东方社会最大的结构分别是“有没有独立研究的科技人员和学者”。不知道什么原因,希腊时期就有了阿基米德这类自然科学家和大批哲学家(实际就是人文学家)。中世纪时期也见到哥白尼伽利略等光辉名字,尤其是他们不是个人,而是一个个小团体。估计他们的经费来自各领主的赞助,或者协会性质的基金。中国没有科学,所以如果不是西方入侵,社会永远是田园风光---分别只是和谐一些还是激烈一些。

PS2:还有一说是认为现代文明之所以产生在西欧,原因在于罗马帝国的崩溃使得束缚生产力发展的大帝国被割据的一个个庄园代替。而这些庄园是领主们自己的产业,领主们乐于改进生产方式和技术使自己获利。并且罗马以至以前的希腊都认为劳动是奴隶们干的事,所以生产技术一直没有明显的改进。包括希腊的数学家等自然科学家们都是为了求真而求真,从没想过改进生产技术,而中世纪西方的教士们往往是既有书本知识又加入生产劳动中,理论和生产相结合使得生产技术得到大幅度的提高,所以说中世纪不但不是黑暗的中世纪反而是欧洲后来领先于世界的关键。当然也提到了,西欧海岸线曲折,河道纵横便于贸易往来是世界其他地方少有的。也提到了距离从蒙古高原到匈牙利草原的游牧世界范围较远,受到的侵扰相对中东、东方少的因素。

此文章於 02/02/11 10:08 被 gao2466 編輯.
gao2466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02/04/11 08:21   #6
smhp
資淺會員
 
smhp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01/26/2008
文章 : 2,702
圖片 : 156
瀏覽文章作者: gao2466
你的意思是指中国就是特色,就是不兼容于“主流文明”,这种不兼容是必要的?
社会相异是事实存在,观点相左更是人类群体的最显著特性之一。何谓“中国特色”?何谓不兼容“?又何谓“主流文明”?最起码你在中国的“主流文明”就不是你的想当然尔!


瀏覽文章作者: gao2466
俺认为在“主流文明”全面领先的情况下还是主动兼容比较好,就像你、小马、小X等等就主动兼容了嘛,特别是你兼容就比较彻底都宣誓了嘛,当然也许你在兼容的同时出现了差异,出现了不适应,但你不能说兼容就是错的,毕竟主动兼容大多数人都适应了嘛。
哈哈!特意编辑的话反而更显出真正的”中国特色“,啥时候大部分的国人不耍这种小聪明,不用这种事事都得用一套”二元论“来彰显心理不平衡的时候,再谈民主自由不迟!至于现在嘛,即便号称的右派也大抵是中国酱缸的异化产品而已,离那些神神道道太远,你辈之人果然是说的起玩不起啊!




P.S
有时候确实挺羡慕C大这种在美台人,最起码不存在台人对此现象的冷嘲热讽呢~。所以说中国社会的包容性和民主思维任重道远~
與執著...
smhp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02/04/11 09:21   #7
gao2466
欲避之 反迎之
 
gao2466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08/15/2005
文章 : 7,439
圖片 : 3
哈哈,一说到这个小S就顾左右而言他了,俺可不觉得耍小聪明,心理也没啥不平衡,俺的亲属里也有好几个在国外。而且始终也是认为有那条件的,能去都是好事,不管去学习还是移民。其实俺的意思很清楚,你也不必搅浑为自己叫屈,没意思。

至于C管那个类比不一定恰当,因为两者价值观差不多。
gao2466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03/01/11 18:59   #8
montblanc
會員
 
 
註冊日期 : 03/01/2011
文章 : 29
圖片 : 0
每個社會都有這樣的掌勺人,只是誰去當掌勺人,每個社會的遊戲規則不一樣罷了。
montblan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03/02/11 18:20   #9
beaconliu
資深會員
 
beaconliu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2/21/2007
文章 : 611
圖片 : 2
社会制度要服从于生产力的发展,当一个社会制度开始制约,阻碍生产力发展的时候,这个社会制度就走到了尽头,这才是真正的铁勺。邓小平说,坚持共产党的领导100年不变,他没说1万年不变,就是这个道理。
世上的事本没有是非之分,只有能接受或不能接受之别。
beaconliu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書簽

主題工具
發表文章規則
不允許您發表新主題
不允許您發表文章
不允許您上傳附件
不允許您編輯自已的文章

開啟 BB 代碼
關閉 HTML 程式碼
論壇跳轉

現在是台北時間 04:04 台灣人論壇 RSS Feeds - 聯繫我們 | 台灣人論壇 | 論壇存檔 | 返回頂端
Powered by vBulletin ® 版權所有 ©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