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搜尋 今日新文章 標記討論區已讀  
 
返回   台灣人論壇 > 交 流 區 > 風雅·人文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02/02/07 11:05   #1
晴风71
會員
 
 
註冊日期 : 06/17/2006
文章 : 238
圖片 : 6
张振玉先生《苏东坡传》中翻译错误

最近,陈明先生举办的以苏东坡诗意为主题的画展在靖江热闹了一阵,这是靖江的“苏东坡研究会”成立后的一件盛事。襄赞盛会的还有特地从常州请来的苏东坡的第三十二代孙苏慎,为此《靖江日报》84号《文化风景》栏目对其作了访谈,其内容不外是为“东坡旅靖说”造势。
“东坡旅靖说”原来出自张振玉先生翻译的林语堂的《苏东坡传》,但是,将林氏的文章细细一读,便觉着有些不对劲。感觉这白纸黑字的“靖江”应该是“镇江”之误
《苏东坡传》提到“靖江”的地方主要是在第十一章《诗人名妓高僧》和第28章《终了》。
请看第十一章中:
他的堂妹现在嫁给了柳仲远,住在靖江附近。他在堂妹家住了三个月,他虽然写了大量的旅游诗记述这次旅行,并且常和堂妹的公公柳懂一同写作游历,他却一次也没提到堂妹丈夫的名字,也没写过一首诗给他。。
柳仲远,镇江人,有两子柳闳、柳辟。黄庭坚《豫章黄先生文集》卷二有《柳闳展如,苏子瞻甥也,其才德甚美,有意于学。故以“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八字作诗赠之》诗。
至顺《镇江志》卷十九有传∶“柳闳,字展如,苏子瞻之甥,居北固山下。有诗见《京口集》。”
苏东坡游靖江时,他在焦山一个寺院的墙上题了一首诗
众所周知,焦山乃镇江三山之一。靖江除了孤山外并无其他山,比较巧合的是靖江曾有个焦山团,但与焦山是两码事。

第二十八章《终了》中说:苏轼卧病仪真。六月十一日,他向米芾告别,十二日过江往靖江去。
仪真即今天的仪征市,从仪征过江便是镇江,要是到靖江来的话则要由陆路东行二百里,当时靖江孤悬江中,然后要由乘渡船才能到阴沙之上。
同章节中还写道:他堂妹的坟墓就在靖江,她儿子柳阂现在城内。
靖江最早的城池是在元末朱定、徐太二的水寨的基础上修筑的靖城,这已是明成化八年(1472年)。此前四百年的北宋,涨坍不定的阴沙何来城池?
在六月十五,他沿运河继续自靖江北归常州家园。
明显,常州在靖江之南。



1936年林语堂先生定居美国后,一直使用英语写作。《苏东坡传》成书于1947年,英文名称是《The Gay Genius: The Life and Times of Su Tungpo》。
大陆通行的《苏东坡传》是台湾著名翻译家张振玉先生的译本。张先生此前还译过林先生的另一本人物传记《武则天传》。张振玉先生在《苏东坡传》序言中坦承:在译《武则天传》时“查证中文专有名词,如人名、地名、官名、官衙名、引用诗文等,费时费事,难之又难,饱尝其苦”,所以到翻译《苏东坡传》时“对其引用之原文及人名、地名等专有名词之困难者,多暂时搁置”。后见另一译者宋碧云小姐的《苏东坡传》于1977年夏出版,便将“原书中须加查考及引用部分中之尚未解决者,在感激的心情之下,便斗胆借用了”。
先生很是直白,对自己当初的偷懒并不讳言。
据此,张振玉先生的《苏传》译本并不严谨当是不争的事实,将“镇江”误译成“靖江”的责任可能要追究到宋碧云的头上。令人遗憾的是,在宋碧云的《苏东坡传》译本面世的前一年,即1976年,林语堂先生就辞世了,所以也没能够纠正这些晚辈后学的谬误。
那个被宋碧云译成“靖江”的单词,在林语堂先生的《苏东坡传》的原文是“Chinkiang”,这是镇江地名的英文旧译。在18 19世纪西方文献里,镇江都是用Chinkiang的拼法。条约、邮政、海关也都用这个译名。
1958211,全国人大批准颁布《汉语拼音方案》。1979年起联合国决定采用《汉语拼音方案》作为在各种拉丁字母文字中转写中国人名地名的标准;19818月国际标准化组织通过决议,规定把《汉语拼音方案》作为文献工作中拼写有关中国的名称、词语的国际标准。从此,PEKING(北京)变成了BEIJINGCANTON(广州)变成了GUANGZHOU。至于“青岛啤酒”、“中华香烟”,仍旧使用旧译法,是因为字号老,旧译法早就注册并广为人知而已。“镇江醋”名闻世界,出口的香醋瓶贴上还使用“ChinkiangVinegar”。



晴风71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0/20/09 00:56   #2
金声玉振
會員
 
 
註冊日期 : 10/16/2009
文章 : 39
圖片 : 0
诚实无私



 
阎敞,字子张,东汉人,他曾在郡府里做辅佐治事的官。
当时的太守叫第五常,他被征召去京城时,临行时把自己积蓄的钱财一百三十万,寄存在了阎敞这里,阎敞便把这些钱埋到了自家厅堂的地下了。

第五常后来在京城生病过世了,只留下了一个九岁的孙子。第五常曾告诉他,自己有三十万文钱寄存在了阎敞那儿。

十几年过去了,第五常的孙子也长大成人了,于是便到阎敞家去拜访。阎敞闻听第五常早已过世,他的孙子现已长大成人后,真是悲喜交加,随即便取来第五常以前寄存在这里的钱还给他。

第五常的孙子一看,发现是一百三十万,说自己的祖父只说三十万,现在怎么是一百三十万?

阎敞说:“这可能是太守病重,所以说得不清楚,请你不要怀疑!”就这样把一百三十万钱全部归还给了第五常的孙子。

真心诚意的待人,面对巨额钱财毫无私心,坚持信守自己的诺言,阎敞真是个人品端正、诚实无私的君子。
金声玉振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書簽

主題工具
發表文章規則
不允許您發表新主題
不允許您發表文章
不允許您上傳附件
不允許您編輯自已的文章

開啟 BB 代碼
關閉 HTML 程式碼
論壇跳轉

現在是台北時間 19:14 台灣人論壇 RSS Feeds - 聯繫我們 | 台灣人論壇 | 論壇存檔 | 返回頂端
Powered by vBulletin ® 版權所有 ©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