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搜尋 今日新文章 標記討論區已讀  
 
返回   台灣人論壇 > 交 流 區 > 風雅·人文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04/05/10 23:32   #1
scarecrow
會員
 
 
註冊日期 : 02/24/2010
文章 : 431
圖片 : 0
a poison tree--毒树

最近挺欣赏这首诗:

A Poison Tree 毒树--William Blake
  
  I was angry with my friend:
  I told my wrath, my wrath did end.
  I was angry with my foe:
  I told it not, my wrath did grow.
  我生朋友的气:
  告诉了他,我怒气消散。
  我生仇敌的气:
  不告诉他,怒气冲天。

  And I watered it in fears,
  Night and morning with my tears;
  And I sunned it with smiles,
  And with soft deceitful wiles.

  我日日夜夜,
  用恐惧和泪水把它浇灌;
  用微笑来曝晒,
  用温柔去欺骗。

  And it grew both day and night,
  Till it bore an apple bright.
  And my foe beheld it shine,
  And he knew that it was mine.

  树一天天长大,
  结了个漂亮的苹果。
  仇敌看见了它,
  知道它属于我。

  And into my garden stole
  When the night had veiled the pole;
  In the morning glad I see
  My foe outstretched beneath the tree.

  夜幕降临大地,
  溜进我的花园里;
  天亮我欣喜地看见,
  我的敌人僵直地躺倒在树下。


copy过来的一点文字:

英国早期浪漫主义诗人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 1757—1827)的这首《毒树》(A Poison Tree)是首争议颇多的小诗。它以第一人称的口吻讲述了我对敌、友的不同态度及其后果。诗的字面意思可以用一句话来总结:对敌人的愤怒,由于不能明言而只能任其滋长,在恐惧中用泪水来浇灌、用伪善的微笑和阳光来滋养,使其长成为一株长有金光闪闪的苹果的“毒树”,最终使偷食的敌人毙命于树下。那么这首诗的隐喻意呢? ...
scarecrow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04/17/10 21:15   #2
gao2466
欲避之 反迎之
 
gao2466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08/15/2005
文章 : 7,439
圖片 : 3
北岛诗选

1、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2、结局或开始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一个被杀害的人
为了每当太阳升起
让沉重的影子象道路
穿过整个国土

悲哀的雾
覆盖着补丁般错落的屋顶
在房子与房子之间
烟囱喷吐着灰烬般的人群
温暖从明亮的树梢吹散
逗留在贫困的烟头上
一只只疲倦的手中
升起低沉的乌云

以太阳的名义
黑暗公开地掠夺
沉默依然是东方的故事
人民在古老的壁画上
默默地永生
默默地死去

呵,我的土地
你为什么不再歌唱
难道连黄河纤夫的绳索
也象崩断的琴弦
不再发出鸣响
难道时间这面晦暗的镜子
也永远背对着你
只留下星星和浮云

我寻找着你
在一次次梦中
一个个多雾的夜里或早晨
我寻找春天和苹果树
蜜蜂牵动的一缕缕微风

我寻找海岸的潮汐
浪峰上的阳光变成的鸥群
我寻找砌在墙里的传说
你和我被遗忘的姓名

如果鲜血会使你肥沃
明天的枝头上
成熟的果实
会留下我的颜色

必须承认
在死亡白色的寒光中
我,战栗了
谁愿意做陨石
或受难者冰冷的塑像
看着不熄的青春之火
在别人的手中传递
即使鸽子落到肩上
也感不到体温和呼吸
它们梳理一番羽毛
又匆匆飞去

我是人
我需要爱
我渴望在情人的眼睛里
度过每个宁静的黄昏
在摇篮的晃动中
等待着儿子第一声呼唤
在草地和落叶上
在每一道真挚的目光上
我写下生活的诗
这普普通通的愿望
如今成了做人的全部代价

一生中
我多次撒谎
却始终诚实地遵守着
一个儿时的诺言
因此,那与孩子的心
不能相容的世界
再也没有饶恕过我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一个被杀害的人
没有别的选择
在我倒下的地方
将会有另一个人站起
我的肩上是风
风上是闪烁的星群

也许有一天
太阳变成了萎缩的花环
垂放在
每一个不朽的战士
森林般生长的墓碑前
乌鸦,这夜的碎片
纷纷扬扬
gao2466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06/08/10 12:58   #3
盛夏清风
跨版管理員
 
盛夏清风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06/02/2005
文章 : 6,521
圖片 : 0
那么这首诗的隐喻意呢?
==============
喻意是:偷吃禁果,死路一条。
“我爸叫李刚”不算什么,“李刚的岳父”那才是真的威猛,大陆所有的搜索引擎见了都要回避!
喜讯:从2010年11月27日起,“李刚的岳父”又能搜索啦!
欢迎来到国际杂谈http://www.taiwaner.org/forums/forumdisplay.php?f=36
盛夏清风,湖北湖北!
盛夏清风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06/09/10 04:17   #4
scarecrow
會員
 
 
註冊日期 : 02/24/2010
文章 : 431
圖片 : 0
copy过来的文字

Jabberwocky是Christ Church的Maths tutor Lewis Carroll在《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的续集《镜中世界》中的一首仿古英语歪诗。此诗在出版后的百年间已获得英国文学界的无数赞誉,不仅不少作者生造的词 已经被编入词典,诗本身更是被视为一首讽刺意味浓厚的杰作。
    
原诗全部贴在下面,如果你读懂了所有的词,那么恭喜你,地 球对你已经太过浅显。出门左转,肯尼迪航天中心直达火星,那里将是你的归宿。

’Twas brillig, and the slithy toves
Did gyre and gimble in the wabe;
All mimsy were the borogoves,
And the mome raths outgrabe.

“Beware the Jabberwock, my son!
The jaws that bite, the claws that catch!
Beware the Jubjub bird, and shun
The frumious Bandersnatch!”

He took his vorpal sword in hand:
Long time the manxome foe he sought—
So rested he by the Tumtum tree,
And stood awhile in thought.

And as in uffish thought he stood,
The Jabberwock, with eyes of flame,
Came whiffling through the tulgey wood,
And burbled as it came!

One, two! One, two! and through and through
The vorpal blade went snicker-snack!
He left it dead, and with its head
He went galumphing back.

“And hast thou slain the Jabberwock?
Come to my arms, my beamish boy!
O frabjous day! Callooh! Callay!”
He chortled in his joy.

’Twas brillig, and the slithy toves
Did gyre and gimble in the wabe;
All mimsy were the borogoves,
And the mome raths outgrabe.

炸 脖 ×①

“炸脖×”:这里,这首诗是倒着印的。诗里的很多怪字都是赵先生生造的(因为原文中也有很多作者生造的字),全打不出,只好用×代替。以后,其中的一些字 还会再出现,全都以×代替。“炸脖×”的译名,是采用了音译,它的原文是“JABBERWOCKY”,这个由作者生造的词后来被收进了英文辞典,意为“胡 言乱语”。
“怄得格儿”、“佛盘剑”之类的译名,也是采用了音译。“诛布诛布鸟”(Fubjub bird)是作者编造的一种怪物,原版插图中有它的形象。


有(一)天×里,那些活济济的×子
在卫边儿尽着那么×那么×;
好难四儿啊,那些鹁××子,
还有×的×子怄得格儿。

“小心那炸脖×,我的孩子!
那咬人的牙,那抓人的爪子!
小心那诛布诛布鸟,还躲开
那符命的×得×子!”

他手拿着一把佛盘剑:
他早就要找那个蛮松×——
他就躲在一棵屯屯树后面,
就站得那儿心里头想。

他正在那儿想的个鸟飞飞,
那炸脖×,两个灯笼的眼,
且秃儿丐林子里夫雷雷
又渤波儿波儿的出来撵。

左,右!左,右!透了又透,
那佛盘剑砍得欺哩咔碴!
他割了他喉,他拎了他头,
就一嘎隆儿的飞恩了回家。

“你果然斩了那炸脖×了吗?
好孩子快来罢,你真比阿灭!
啊,乏比哦的日子啊,喝攸!喝喂!
他快活的啜个得儿的飞唉。

有(一)天×里,那些活济济的×子
在卫边儿尽着那么×那么×;
好难四儿啊,那些鹁××子,
还有×的×子怄得格儿。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1/134244.shtml
scarecrow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書簽

主題工具
發表文章規則
不允許您發表新主題
不允許您發表文章
不允許您上傳附件
不允許您編輯自已的文章

開啟 BB 代碼
關閉 HTML 程式碼
論壇跳轉

現在是台北時間 04:00 台灣人論壇 RSS Feeds - 聯繫我們 | 台灣人論壇 | 論壇存檔 | 返回頂端
Powered by vBulletin ® 版權所有 ©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