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搜尋 今日新文章 標記討論區已讀  
 
返回   台灣人論壇 > 新 聞 區 > 國際雜談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11/27/07 09:35   #1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族群糾紛新聞蒐集欄

原本是在這個欄目﹕
http://1025.twforum.com/forums/showthread.php?t=18486
這個欄目可以參考世界各國如何對待紛爭的。

泰迪熊喚穆罕默德 女教師恐受鞭刑
【聯合報╱編譯王麗娟/報導】
http://udn.com/NEWS/WORLD/WOR3/4113965.shtml
2007.11.27 05:00 am

一名英國女教師可能因為將一隻泰迪熊取名穆罕默德,而在蘇丹面對四十下的鞭刑。

英國每日郵報報導,學生家長向教育部檢舉女教師,警方廿五日從蘇丹首都喀土木的這所英國學校將她帶走,被捕時,怒不可遏的暴民還高聲威脅要取她的性命。這所英國學校擔心遭到極端穆斯林報復,已決定停課到明年一月。

五十四歲的女教師吉莉安‧季本斯目前仍在警方接受訊問。她今年八月從利物浦抵達蘇丹首都喀土木的「團結高中」,教導該校也收的六到七歲學童。

這隻泰迪熊是學生之一所有,帶到學校作為教學活動用,由學生輪流於周末帶回家,然後寫下活動日記。以伊斯蘭最神聖的先知穆罕穆德替泰迪熊取名,是學生在課堂上就數個名字表決的結果。校長說季本斯犯的絕對是無心之過。

褻瀆先知罪名若確立,季本斯可能被判六個月徒刑,易科罰金,或是接受鞭刑四十下。

【2007/11/27 聯合報】

=======================================================

中國時報 2007.04.25 
轉型正義 學者感慨錯過時機
江慧真/台北報導
前南非總主教屠圖提倡和解,昨天論壇上卻出現了精采正反交鋒!中研院台研所助研究員吳叡人感嘆,「台灣早錯過時機,毫無追求轉型正義的氛圍」;屠圖則讚嘆台灣人民發諸誠實的精采表現,他堅信,台灣人並不冷漠,政府應做起轉型正義、正視一切。

台灣民主基金會昨天舉辦「轉型正義與國族融合」論壇,並由台大教授蕭新煌、中研院社研所研究員吳乃德、吳叡人和屠圖等人座談。吳叡人一開口就語驚四座說,「台灣現在根本不適合做轉型正義。」

吳叡人說,他不是來給屠圖踢館的,但歷經六十年的二二八創傷,轉型情緒已經冷漠,前總統李登輝在任內為轉型正義畫上句點。國民黨不但不願懺悔還消滅證據,到現在還在崇拜蔣介石;民進黨陳水扁為了選票,一上台就去拜訪殺害知識分子無數的王昇,「屠圖總主教高估了台灣社會。」吳乃德也指出,懺悔和原諒是宗教兩大重要元素,但台灣人無論在公私領域上,都沒有懺悔的文化和原諒的習慣,「要求台灣人民做到宗教式的寬恕,是否是一種不可能的任務?」

聽完諸多疑問,屠圖此時拋開耳機,激動的跳起來說,「台灣人的分析能力令人讚嘆,發諸內心的誠實更讓人印象深刻。」他堅信,台灣人民並不冷漠,「我就看過六百位志工遠到斯里蘭卡、南非去服務,誰說台灣人自私自利?」南非國際轉型正義中心主席博廉也回應吳叡人說,一九八九年南非黑暗,他根本不相信有重見天日的一天或許,黎明前的黑暗總是如此,「沉到谷底之際,正是解決方法出現的時候!」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500044,00.html
====================================================
爱沙尼亚迁移红军纪念碑惹争议
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00/6596571.stm

苏联红军纪念碑在爱沙尼亚引起争议

爱沙尼亚警方周四将首都塔林市中心的苏联红军纪念碑和墓冢封锁,准备迁葬二战阵亡的苏联红军。

爱沙尼亚当局准备迁葬二战阵亡苏联红军和纪念碑的计划,激怒了当地的俄裔人口,俄罗斯政府也表示抗议。

俄罗斯政府还警告,爱沙尼亚的做法可能危及与俄罗斯的关系。

爱沙尼亚的俄裔人口说,迁葬做法侮辱了二战反法西斯军人,但是爱沙尼亚本地人则将纪念碑视为过去50年苏联占领的象征和遗留物。

铁丝网围栏

星期四(4月26日)一大早,在警方的护卫下,工人们在这块有争议性的纪念碑周围竖起两米高的铁丝网栅栏。

有数十人在现场高声呼喊抗议口号,内政部说有3人因为扰乱公众秩序而被捕。

爱沙尼亚国防部长表示,他们很快将开始挖掘据信被埋在纪念碑底下的14名苏联红军的遗体。

国防部说,他们同时还将把纪念碑迁移到当地一个军人公墓。
“生民之初,本無所謂君臣,則皆民也,民不能相治,亦不暇治,於是共舉一民為君。夫曰共舉之,則非君擇民,而民擇君也,……夫曰共舉之,則且必可共廢之。” ----- 譚嗣同《仁學》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7/07 09:36   #2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清查韓奸 扯出政治動機
【聯合報/編譯呂理甡/美聯社首爾二日電】
2007.05.03 03:09 am
南韓二日決定沒收日本殖民時期「韓奸」的財產,顯示南韓對日本殖民統治仍懷抱極深的仇恨,過去歷任南韓政府也因未適當懲罰「韓奸」而備受批評。

一九四八年,南韓政府曾設立一個「反民族特別調查委員會」,調查日本殖民時期的反民族親日派行為,但因李承晚總統反對,調查工作次年即停頓。

盧武鉉總統上台之後,大張旗鼓展開清查「韓奸」的行動,並在二○○四年促成國會通過「日占時期親日行為真相查明特別法」,允許調查殖民時期日偽軍中校以上階級人員和警察、憲兵的「反民族」行為。

二○○五年,一個民間委員會指控已故前總統朴正熙是親日派,因為他在日本殖民時期擔任日偽軍軍官。

朴正熙之女朴槿惠為反對黨大韓國黨黨魁,計畫參加今年十二月的總統大選。大韓國黨指控政府調查「親日派」有政治動機。

【2007/05/03 聯合報】

===========================================================

守護獨裁者?
█ 洪茂雄

獨裁者對國家的功過史家自有客觀評斷。以史達林為例,他擴大蘇聯版圖領導紅軍擊敗納粹德軍的入侵,並大大提升蘇聯的國際地位,因而史達林也以「蘇聯民族救星」自居。可是,他對政敵毫不手軟進行大整肅迫害異己。史氏去世後難逃被鞭屍的命運。

再來看看東歐民主轉型,獨裁者的下場。

一、阿爾巴尼亞一九四六年建立共黨政權後,曾被支持者封為阿國「國父」的霍查,統治阿國整整四十年。一九九一年阿國走向民主化,其繼任者阿利亞難逃牢獄之災,被判六年監禁。值得一提的是,獨裁近半個世紀的霍查,其廣闊的墓園已遭廢除,霍查屍骨被移到一般公墓,再也享受不到已故國家元首級的禮遇。

二、南斯拉夫一九四五年建立共黨政權以來,憑藉狄托鐵腕統治,曾相當長一段時間,以南斯拉夫的「民族救星」和「終身總統」自居。不過,狄托始料未及,他去世十年後辛苦建立起來的南斯拉夫聯邦,卻因內戰而四分五裂。如今他那個壯觀雄偉的墓園經常要飽受被潑油漆的屈辱;以他為名的城市也恢復原名;前南斯拉夫主要城市的大街小巷所矗立的銅像或街名,亦隨民主化而走入歷史。

三、保加利亞「國父」紀米托洛夫的紀念館,在一九八九年保國步上民主化不久,慘遭焚毀,其屍骨享受不到國葬規格,草草葬於一般公墓。其繼任者日夫科夫雖在位掌權長達三十三年,一旦共黨政權垮台,統統秋後算帳,不但財產充公,還被判刑七年。在他去世之前,生活還得要仰賴他的孫女接濟,才得勉強安養餘年。

以上三個例子,他們都堪稱開國元勳,也都自封過「國父」、「民族救星」等頭銜。不過,這些國家走向民主化之後,轉型正義得到伸張,再也聽不到對獨裁者歌功頌德,或提出獨裁者的「功大於過」這類似是而非的論調。反觀台灣,獨裁者還建造美輪美奐的紀念堂,甚至浪費公帑動用衛兵來守護墓園。這種現象與東歐的轉型正義相較,可真是台灣民主化一大「奇蹟」,令人費解。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6/today-o4.htm
====================


Madrid removes last Franco statue
Franco statue

The Franco statue has been daubed with paint in the past by protesters
The Madrid authorities have removed the city's last statue of former military ruler General Francisco Franco.

Before dawn, to jeers and cheers from fascist and anti-fascist supporters, a crane lifted the statue of the general mounted on a horse from its plinth.

There had been no notice that the 1959 statue would be removed.

The Spanish public works ministry told national radio it was removed to enable building work in the area and because "most Madrid citizens didn't like it".

Some of the Franco supporters watching the removal in San Juan de la Cruz Square sang the Spanish fascist anthem Cara al Sol [Face to the Sun] - to insults from other bystanders.

Storage

Gaspar Llamazares, of the Izquierda Unida [United Left] party, welcomed the removal of the statue, which he described as an "anachronism".

Franco supporters

Franco supporters sang the fascist anthem as the statue was removed

Franco died in 1975, having ruled Spain since 1939. He came to power after leading a nationalist revolt against the Republican government.

Since his death and Spain's return to democracy, some other Franco statues and memorials have been removed from public places.

But in 2002, the conservative government - which was replaced by the Socialists last year - voted against proposals to remove street names, statues and other symbols of the Franco era.

The Madrid statue, which has been a rallying point for pro-Franco supporters and daubed with red paint during anti-Franco demonstrations, was taken to a warehouse.
http://news.bbc.co.uk/2/hi/europe/4357373.stm
“生民之初,本無所謂君臣,則皆民也,民不能相治,亦不暇治,於是共舉一民為君。夫曰共舉之,則非君擇民,而民擇君也,……夫曰共舉之,則且必可共廢之。” ----- 譚嗣同《仁學》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7/07 09:38   #3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今日晚報 2007.05.09 
拆除蔣公銅像 加學者指台灣面對過去
中央社

「渥太華公民報」今天刊出渥太華卡爾頓大學新聞及國際關係學系教授柯恩專訪文章「台灣面對過去」。柯恩曾在今年四月底訪問台灣。

專訪文章說,三十二年前蔣介石去世時,人民為紀念這位二十世紀的偉人,特地在首都建造一座中正紀念堂,這座八角形屋頂的特殊建築物意義特別,其台階共八十九階,每階代表他戲劇人生的一年。

紀念堂中有蔣公銅像,牆上並刻有他捍衛的三大理念:倫理、民主、科學。而今天在台灣,蔣介石不再是對抗日軍和共產黨的英雄,不是一九四九年從大陸遷台誓師反攻的國民黨領袖,也不再是住台二十五年以上為國家奮鬥帶來安定繁榮的救星。

這些都不是,他已過時了,他是昨日消逝的人物。事實上在民主台灣,蔣介石被當今執政者視為迫害異議、妨礙民主的強權。

文章說,民進黨總統陳水扁及他的同僚們決定將蔣公銅像移走。台灣第二大城高雄,市政府已正式拆除銅像,軍方也把各營地的銅像拆除,中正國際機場被改名,正如俄國去史達林化,台灣也進行去蔣化。

不僅如此,當局還計畫慈湖移靈,甚至將中正紀念堂內的銅像移走。這些用意在某方面而言,是為了突顯民主台灣及共產中國的差別。

文章指出,更廣泛來說,這是民主在台灣綻放的花朵,解嚴二十年後的今天,台灣有足夠的自信面對不愉快的過去。

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日,台灣人民挑戰國民政府的統治,因而發生「二二八」事件,當年發生的鎮壓行動,直到一九八七年民主萌芽,歷史才逐漸公諸於世,現在二月二十八日已明訂為紀念日,並設相關博物館收藏史料,以供參考。

文章強調,一個有自信的國家能夠面對醜陋的過去,這是台灣正在做的,其民主非完美但持久,即使在壓制人權的中國威脅下,台灣的多元文化仍蓬勃發展,這是偉大的成就。

歷史潛藏著許多難題,正如德國面對納粹屠殺,美國面對蓄奴,南非面對種族隔離,台灣人民也要面對不名譽的過去,這就是去蔣化的意義。

台灣如此對待這位助其繁榮安定的領袖,也許過分了,但與其審視歷史,他們選擇重新改寫,這是回憶及成熟如何在這個自豪的國家開始生根。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900938,00.html
=============================================================

解嚴展》天黑黑 曾是禁歌
【聯合晚報/記者李濠仲/台北報導】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1/3843231.shtml
2007.05.13 03:25 pm
一場跨部會、跨民間的「解嚴20周年、二二八60周年」巡迴紀念展,有別於以往官方相關紀念展的模式,這次活動將力求讓參觀者「更有感受」,特別開闢「禁歌區」、「反共復國標語區」等專區,帶領大家走過從前。

在這場巡迴展中,將出示許多經解密,由國家檔案局提供,指出蔣介石當年如何介入軍法案件的案例。諸如原本遭軍法判刑無期徒刑者,竟在蔣介石親筆批示下,改判死刑,相關案例,將在這場巡迴展中呈現。

另外,該巡迴展為讓參觀民眾感受到戒嚴時期的社會氣氛,將特別整理出許多如今看來,理由可能令人啼笑皆非的各類「禁歌」。

例如當年知名台灣歌謠「四季紅」,因為其中的「紅」字觸及敏感的紅軍(共軍),只好被迫改成四季「謠」;還有現在偶爾可以在大街小巷聽到的台灣歌謠「收酒矸」,歌詞提到「阮是十三囝仔大,自小父母就真散,為著生活,不敢懶」,因為被中共拿來宣傳台灣人民生活困苦而遭禁。

大家耳熟能詳的「天黑黑」,其歌詞「天黑黑欲落雨,阿公仔舉鋤頭欲掘芋,掘啊掘掘啊掘,掘著一尾旋鰡鼓,咿呀嘿嘟真正趣味…」也被認為有影射意味禁掉了。諸如此類,籌辦單位將在巡迴展中,專門開闢一處「禁歌區」,讓參觀民眾可以重新體會當年荒謬的年代。

除禁歌區外,還有充滿「八股」思想的「反共復國標語區」。籌辦單位將把當年隨處可見的反共標語整理出來,像是「消滅朱毛(中共創立初期的領導人朱德、毛澤東)」、「消滅共匪驅逐俄寇」、「反攻大陸解救同胞」等等,另外還有當年的菸酒產品,也都有類似「消滅萬惡共匪、解救大陸同胞」等反共復國標語。籌辦人員表示,大家在參觀時一定會覺得很滑稽,很諷刺,因為只有在那個時代,才會要老百姓抽菸喝酒不忘反共。

【2007/05/13 聯合晚報】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0/today-o2.htm
愛沙尼亞與台灣

■ 陳立穎

中正紀念堂改名台灣民主紀念館,引起不少爭論,不禁令人想到前一陣子愛沙尼亞拆除蘇聯紅軍紀念碑的事件,一個似乎被台灣媒體刻意忽略的國際事件。

上個月二十六日夜間,愛沙尼亞政府下令拆除了位於首都塔林市中心的蘇聯紅軍解放紀念碑。當晚,上千名示威群眾聚集在紀念碑周圍抗議,演變成愛沙尼亞獨立以來最嚴重的暴動,導致一人死亡,五十多人受傷,將近千人被逮捕。

愛沙尼亞曾先後被普魯士、瑞典、波蘭、丹麥等佔領和統治;直到近代,一九一八年二月,愛沙尼亞脫離沙俄統治;一九四○年蘇聯侵入愛沙尼亞將之併入蘇聯;一九四一年六月,納粹德國佔領愛沙尼亞三年;一九四四年十一月,蘇聯戰勝德國,「解放」愛沙尼亞;一九九一年八月二十日,愛沙尼亞脫離蘇聯,宣佈恢復獨立;二 ○○四年加入歐盟。這樣的曲折歷史,讓愛沙尼亞國內俄羅斯族裔的人將蘇聯紅軍銅像視為對抗納粹、反法西斯戰爭的象徵,但愛沙尼亞人本身則將其視為俄國人統治愛沙尼亞的痛苦象徵。

愛沙尼亞全國一百三十萬人中有四分之一是俄羅斯裔,移除紀念碑當然牽動這些人的神經細胞,激發強大的反抗力量,但是本土的愛沙尼亞人,仍然從歷史當中清楚地了解蘇聯紅軍與德國納粹一樣都是入侵者,現任總理安西普更了解國家認同與尋根的重要性,毅然決定將代表著蘇聯專制象徵的紀念碑移除。

這是愛沙尼亞人的覺醒,這一步非常艱辛,不僅俄羅斯總理怒言引起外交爭端,國際輿論也有不同聲音。但是,同為波羅的海三小國的拉脫維亞外長帕布里克斯和立陶宛外長瓦伊蒂埃庫納斯,對愛沙尼亞政府的行動表示絕對支持,而且不少東歐國家也有意跟進,五月八日波蘭總理雅羅斯拉夫.卡欽斯基就立即宣布,將拆除波蘭各地的蘇聯紅軍紀念碑,並全面改掉以蘇聯軍官姓名命名的街道和廣場名稱,骨牌效應已開始!稍後國際媒體報導,愛沙尼亞全國網路連續三周遭到攻擊,成為全球第一個受到全國性網路攻擊的國家,幕後黑手疑是俄羅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已經介入並展開調查。至十八日,連歐盟委員會主席也發言表示,紀念碑問題「屬於愛沙尼亞主權範疇」。

台灣與愛沙尼亞有著相似的歷史背景,一樣曾被不同國家統治,而不同統治者給台灣人的教育,使得平民百姓一直被迫改變自己的歷史記憶,甚至「我是誰?」「我是什麼人?」這種問題都回答不出來。

連愛沙尼亞人都能覺醒,台灣人還不能覺醒嗎?

(作者為逢甲大學講師)

相較於愛沙尼亞 台灣溫和又理性

■ 白麟

愛沙尼亞與台灣兩國的近代歷史,是如此的相近,加害者與被害者對歷史的詮釋,又是如此貼切。對國民黨而言,蔣中正是讓台灣光復,避免被赤化的偉人。對民進黨而言,卻如同愛沙尼亞之於俄國一樣,不過是另一個佔領者。而這個佔領者又是讓台灣歷經二二八、白色恐怖的元凶。台灣遍地蔣家行館、銅像,中正紀念堂就如同東歐各地的共產銅像 ,代表著一段血色的歷史。

但相較愛沙尼亞設下重重條款避免俄裔拿到國籍,造成如今有十%的俄裔沒有國籍身分,台灣則始終是保持相對溫和理性的路線,沒有像愛沙尼亞藉機報復俄裔,相對的僅僅是取消過往的外省族群特權,讓大家都站在同一個相同的立足點罷了。

因此,如果說修正過往意識形態會引起反彈,絕對不是像愛沙尼亞的俄裔被視為二等公民所引起的暴動,而是放不掉對過往意識形態者的堅持。

擷取一段國外社論的句子:「對於修正過往意識形態最力的反對者,往往就是過往意識形態的創造者。」的確,俄國遍地的列寧、馬克思、軍人銅像,跟國民黨每年的慈湖謁陵及馬英九先生每入國民黨大樓必對孫中山銅像鞠躬,都是一種意識形態的廉價行銷。如今要修正這種意識形態,反對最力的,當然也是創造出這段意識形態的他們。(作者在歐洲攻讀國際策略管理博士)
===========================================================

2007.06.25
伊朗搞文革 逮捕15萬「奇裝異服」
閻紀宇/紐約時報廿四日特稿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1529+0,00.html

伊朗政府最近展開多年來最嚴厲的鎮壓整肅行動,大舉逮捕囚禁異議分子、勞工領袖、大學教授與學生、新聞媒體、女權運動領袖、非政府組織(NGO)與伊朗裔美籍人士,導致社會各階層風聲鶴唳,肅殺之氣瀰漫。

這場行動由阿瑪迪尼杰總統主導,而且顯然得到伊朗宗教與政治最高領袖哈米尼的首肯。

在此同時,伊朗的經濟民生卻是光景慘澹,失業率居高不下,通貨膨脹節節上升,外國投資過門不入。儘管伊朗是全球第二大原油出口國,而且國際市場油價長期維持高檔,但政府即將實施汽油配給。在國際社會上,由於伊朗政府執意發展核子工業,加深西方國家對其核武野心的疑慮,聯合國已祭出多項制裁措施,讓伊朗日益陷入孤立。

鎮壓整肅異己 風聲鶴唳

近來首都德黑蘭的警察大舉出動,在街頭逮捕服裝與髮型過於「西化」的青年男子,不但將他們打得頭破血流,還強迫他們當街吸吮伊朗人如廁後用以沖洗肛門的塑膠罐,極盡羞辱之能事。伊朗警政首長誇稱,今年兩波分別針對男女兩性服裝的取締行動,總共逮捕了十五萬人。

今年三月,卅名女權運動領袖一夕之間鋃鐺入獄,因為她們在網際網路發動百萬人連署,要求廢除歧視女性法律。後來其中五人被判四年徒刑,罪名是「危害國家安全」。在向來風氣較為開放的阿米爾卡比爾大學,五月初有八名學生領袖因為校園報紙內容問題,一起被打入大牢。

伊朗國家安全委員會日前發函全國各大報社總編輯,警告他們不得刊登違禁新聞題材,包括油價上漲與其他經濟亂象、聯合國可能祭出的新制裁、伊朗與美國協商伊拉克問題、公民社會運動、伊朗裔美籍人士遭逮捕事件等等。

利用宗教狂熱 打擊政敵

目前至少有三個知名的非政府組織直接遭解散,另外八千個組織也岌岌可危,因為德黑蘭當局懷疑他們接受美國政府資助,伺機顛覆政府。伊朗各大學教授都收到政府的警告,不要參加國外學術會議、不要與外國政府接觸以免被吸收成為間諜。

分析家指出,阿瑪迪尼杰有意發起一場「文化大革命」,讓國家重返一九七九年伊斯蘭教革命大功告成的年代,利用宗教狂熱與反帝國主義情結來打擊政敵、鞏固權力,並遮掩自己治國無能的難堪事實。他最近在一場演講中也再度宣稱,伊斯蘭教什葉派的「馬赫迪」(救世主)即將降臨。

伊朗明年二月將舉行國會議員選舉,下一屆總統選舉後年六月登場。最近伊朗政壇盛傳,兩位立場較為溫和務實的前任總統拉桑加尼與哈塔米有意結盟,令阿瑪迪尼杰大受威脅,他的整肅行動可能正是先下手為強,試圖重創敵方陣營支持力量。
“生民之初,本無所謂君臣,則皆民也,民不能相治,亦不暇治,於是共舉一民為君。夫曰共舉之,則非君擇民,而民擇君也,……夫曰共舉之,則且必可共廢之。” ----- 譚嗣同《仁學》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7/07 09:38   #4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轉型正義經驗比較/匈牙利的奇特轉型

■ 克里須提安.翁瓦里

(Krisztian Ungvary)

匈牙利社會主義工人與農民黨(簡稱「社會工農黨」)的黨產問題,只有在匈牙利轉型期間成為重要議題。從一九八八到一九九八年期間,在匈牙利國內發生「自發性」與實施「組織性」私有化過程中所私吞的不動產和資產相比,該黨從黨產中私吞的資產總額,其實比較不大。

社會工農黨與其他東歐共產主義政黨最大不同,在於它一直到一九九○年左右,根本上主導了政治和經濟轉型的過程,因此,留給反對派勢力較少的活動空間。因此,匈牙利的轉型模式和波蘭、捷克斯洛伐克或東德不一樣,它不像那些國家,以反對派勢力與執政黨談判方式進行。那些國家是反對派勢力向執政者施壓,迫使他們展開談判。匈牙利則不同,社會工農黨早就注意到自由市場經濟的優點,因此著手進行經濟改造,同時也考慮到黨或個人自身的經濟利益。

遲至一九八九年二月,中央委員會和政治局開會時,仍認為可以繼續維繫一黨政治體制,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則考慮以建立「假多黨制」緩衝。隨後而來的巨大政治環境變遷,例如新社會組織法的通過,迫使社會工農黨與反對派進行談判,反對黨的談判前提是,所有參與談判的政黨必須公開自己的黨產並提出解釋說明,社會工農黨於六月二十四日接受了此項要求,但兩天之後卻轉而拒絕。

然而,一九八九年八月底黨產私有化事件被揭露,使社會工農黨上下陷入恐慌。執政黨的緩兵之計遭洞察後,反對派政黨展開連署活動加以反制,幾經角力與折衝後,一場決定黨產是否歸還的公投問世。最後,依據公投結果和新政黨法的規定,即便社會工農黨(及其後繼的社會民主黨)和其外圍組織遭資產調查時,該黨的資產損失其實並不大,私有化也未達到預期,但仍有十七項的繳收項目被落實。

總體來說,一九八九到一九九一年間,在匈牙利發生的轉型,是一項奇特的轉型,政治上呈現了斷裂性的發展,舊的體制完全被解除,市民的政治生活中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經濟上,原有的統治階層幾乎沒有變化,而呈現出妥協性的發展,這樣的矛盾也注定了社會繼續為了國家發展的前景而爭論不休。

(作者為匈牙利文化教育部顧問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7/today-o3.htm

轉型正義經驗比較/立陶宛未完成的正義

■ 阿爾吉斯.普拉薩斯卡斯

(Algis Prazauskas)

轉型正義的運作,通常是被視為衝突狀況下的人權及法律議題。然而,廣義來說,轉型正義可應用在所有政治體系轉變中的社會,因此,這是新民主社會最為典型的議題。

在後共產主義社會裡,正義與非正義的界限往往模糊不清,在處理正義問題時往往要憑藉社會價值、政治機構、和對未來的想像等因素的交錯影響,進而摸索出方向。由於相關議題的數目繁多,在特定的社會階層裡和在不同的社群、族群和其他團體間,與正義相關議題的定位亦不盡相同。除了正義一詞為大家所公認外,不同族群對其意涵並未有所共識。立陶宛在其特殊的國族發展歷程下,大致遭遇下列三大問題:

第一,在共產政權下的各種人權侵害。在一九四○到一九四一年及一九四四到一九五七年間的蘇聯政權下,大約有十三萬二千人被放逐。同時,約有四十四萬人逃到西方國家,總計人口損失約七十八萬,占總人口四分之一。獨立後,該國成立許多機構,專門研究前蘇聯政權的種種罪行。現存的受害者(約一萬五千人)和他們的後代都得到現在立陶宛政府的補償,而過去的國家安全人員則被禁止在政府、銀行和通訊系統中工作。

第二,納粹大屠殺。二次世界大戰遭佔領期間,立陶宛境內約有二十二萬名猶太人,其中九十%被納粹在集中營裡屠殺,雖然立陶宛當局曾就屠殺事件進行數次審訊,但國際猶太人組織聲稱立陶宛法院執行正義的速度過慢。

第三,不動產歸還。從一九九一年開始,當局就開始歸還土地(只還給立陶宛公民),直到現在整個過程都還沒有結束,在行政方面,貪污事件更是時有所聞。公有財產(大部分是教堂及廟宇)均已恢復,可是大問題亦接踵而至,許多當地及國際的猶太人組織,都聲稱那些過去的猶太人公有建築應歸他們所有,而且他們應是唯一的繼承人。

就和其他東歐和中歐的鄰國一樣,轉型正義並沒有太過戲劇化而導致暴力衝突、政治動盪、或者對民主和政治自由構成威脅。可是由於政權不穩(因為資源缺乏、政治意願不高和權力鬥爭等問題),使立陶宛政府無力有效處理轉型正義問題,這些都是使人民失望,對主要政治單位如政府、國會、政黨和法院等評價低落的主因,同時亦為民粹主義政客及政黨提供空間,使得問題更加複雜。

(作者為立陶宛維陶瑪納大學亞洲研究中心主任)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today-o3-2.htm
“生民之初,本無所謂君臣,則皆民也,民不能相治,亦不暇治,於是共舉一民為君。夫曰共舉之,則非君擇民,而民擇君也,……夫曰共舉之,則且必可共廢之。” ----- 譚嗣同《仁學》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7/07 09:40   #5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2007.07.16
政治解嚴 貪婪解放!
檢視後威權亂象 驚覺「台灣、南非一般黑」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4822+0,00.html

回顧這些國家的表現,當會發現屬於後威權階段的台灣所出現的亂象,居然一點也不陌生的在許多國家演出。當看到這些現象也在別的國家出現,我們台灣那些貪腐惡搞的政客,大可得意地放下心頭重擔說:下流惡搞的不祇是我們而已!

文/南方朔(更多詳細內容,請看本期《新新聞》)
《新新聞》封面(照片/新新聞提供)

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台灣宣布解除戒嚴。「解嚴」就政治制度和政治文化而言,乃是解除了威權時代的桎梏,台灣進入了「後威權時代」。

而這種情況,台灣並非特例。從一九八○年代中後期起一直到二○○五年的將近二十年裡,無論以「再民主化」(如拉丁美洲),或「脫共化」(如東歐及俄國),或「民主化」(如南非和印尼)甚或「顏色革命」(如前蘇聯的加盟成員)等任何標籤為名,都屬於這個範疇,它也是通稱的「第三波民主」。這些國家都解除了專制威權政黨或威權強人的束縛,進入了「後威權時代」。根據人們常識的想像,這些國家脫離了威權的束縛,必然都能而且應該走出一片新的天地。

然而如果我們回顧這些國家的表現,當會發現屬於後威權階段的台灣所出現的亂象,如政黨惡鬥、貪污盛行、動輒以追查真相或改名來做文章的清算鬥爭,甚至卑劣的選舉舞弊,居然一點也不陌生的在許多國家也同樣在演出著。當看到這些現象也在別的國家出現,我們台灣那些貪腐惡搞的政客,大可得意地放下心頭重擔說:下流惡搞的不祇是我們而已!

符合利益 A再多錢都是民主英雄

因此,全球性的「後威權亂象」,已成了一個不容忽視的課題。近代最見人文關懷的捷克前總統哈維爾就已描出過,自由是個解放的力量,但它在解除掉束縛的同時,也解放出人心的貪婪與邪惡;就像是大浪捲來,浪花頂上固然泡沫如珠,閃閃生輝,但浪潮也同樣把不知多少歲月以來沉在海底的垃圾一併捲到了浪花頂上。因而在後威權時代,人們觸目所及,都是垃圾們以自認有理的方式在時代浪潮上得意的舞蹈。

這些集濫權、貪婪、仇恨、邪惡於一體的「後威權亂象」,可以扼要的舉例說明。

就以最重要的俄國而論,一九九一年以群眾運動的方式鬥垮戈巴契夫,出任俄羅斯第一任總統的葉爾欽,由於他的貪婪符合了美國利益,因而在他下台前夕,儘管國內聲望已跌到個位數,美國仍稱他為民主英雄。而根據後來持續公布出來的資料,人們已知道他在一九九四、九五年間,大舉賤賣國產給少數親信,於是短短一年內,俄國就憑空中產生了兩打十億美元級的富豪和數千個小富豪。例如一家百億元的公司,作價兩億賣給親信,親信向國家銀行特權貸款兩億,取得公司後,將五%股權出售給美國公司,收到五億現金,再將兩億歸還銀行,他就等於未出一毛錢而成為手上有三億美元現金,和九十五億公司股權的超級富豪!由於富豪階級的出現,進而出現兩種特別的現象:一是俄國政府失去資源,好幾年發不出基層薪水,俄國在許多地方退化到以貨易貨的經濟型態;而人民則因糧食不足,在他任內平均壽命向下掉了五歲。其次則是為了新富階級的需要,走私奢侈品和供應美女的黑道開始崛起。到了今天,俄國黑道在國民經濟活動裡所占的比重高達一至二成。

因此,在所有「後威權」社會裡,貪婪到吃相最猛的,即是葉爾欽了。演變至今,他的外孫奧列格.德瑞巴斯卡(Oleg Deripaska)雖僅三十八歲,但已成了身價一五二億英鎊的俄國首富--葉爾欽的幕僚長尤瑪雪夫(Valentin Yumeshev)娶了葉爾欽的女兒塔蒂維娜(Tatyana),尤瑪雪夫與前妻所生的女兒波莉娜(Polina)則嫁給了奧列格,奧列格擁有最大的「俄鋁」公司。單單由這樣的關係,已可看出它政商勾串、形同劫掠的賤賣國產的特權貪腐結構了。

親美政權 不顧民意讓美國放飛彈

再以東歐自由化前鋒的波蘭為例,自從華勒沙出任總統,專斷拔扈出名外,政治的內鬥即成了固定的戲碼。演變至今,以調查過去真相為名的「真相調查法」(Vetting Law)已成了當今雙胞胎統治者卡克辛基兄弟(Lech & Jaroslav Kaciynski)鞏固內部權力的「最便宜的現金」。最近,卡克辛斯基兄弟為了要封口當今最大的批評者,「團結工聯」時代僅剩的理論家,目前是歐洲議會議員的格瑞米克(Bronislav Geremek),揚言要查他在波共時代與共黨勾結的黑資料。另外還要普查波蘭各界人物當年的相關檔案。卡克辛斯基兄弟的惡搞,已讓「真相調查法」的仇恨鬥爭本質盡現無遺,在波蘭內外引起了軒然大波。

除了內部加強集權,把歷史當做帳簿,隨時準備換取政治現金外,波蘭目前也是所有東歐國家裡,被美國收編得最徹底的國家。烏克蘭的「橘色革命」到現在已大體真相揭曉。那就是美國在一九九○年代於政府的「國際開發總署」下秘密成立了一個以顛覆為目的之「民主發動工作室」(Office of Democracy Initiatives),主要即在於策動顛覆敵對國家,俾造成親美政權。二○○二年拉丁美洲委內瑞拉綁架總統查維茲的軍事政變,即該工作室所規劃策動。烏克蘭的「橘色革命」也由該工作室策動,在波蘭訓練並調度大批人員到烏克蘭秘密工作室所致。除此之外,波蘭也成了美國部署在歐洲的棋子,卡克辛斯基兄弟支持伊拉克戰爭,儘管人民反對但仍執意要同意美國在波蘭設置十枚針對俄國的攔截飛彈;儘管波蘭加入歐盟後,從二○○七到二○一二的五年間獲得歐盟補助九百一十億歐元,但波蘭卻在歐盟新憲法的「雙重投票權」上大力杯葛。波蘭已成了歐洲最大的「麻煩製造者」。所有的事證都顯示出,它其實已成了新型態的威權政治,這些後續發展,可都是一九八○年代那些「團結工聯」志士完全意想不到的結果。

黨內惡鬥 假借轉型正義製造緊張

其次可以再回頭看於一九九○年代初結束種族威權統治的南非。目前的南非雖然政權早已改變了十六年,但從反抗英雄曼德拉執政起,南非狀況其實並無太多改善;祇是由於曼德拉光環太大,因而壓抑掉了人民的不滿之聲。及至新總統姆貝基(Ihabo Mbeki)當政起,執政黨「非洲國家議會黨」的貪瀆、內鬥、挑釁式的清算,以及貧窮等遂日益惡化。最近南非爆發民主化、正常化以來最大規模的教師及公務員示威;南非最高法院也判決政府惡搞式的「改名」違憲,應予撤銷。南非的荒誕野蠻鬧劇想要結束,還早得很啦!

南非自曼德拉任滿離去後,黨內即兩人對立,一個是現任總統姆貝基,另一則是前副總統楚瑪(Jacob Zuma)。這種內鬥在二○○五年達到高點,姆貝基的政府發現楚瑪的財務顧問涉嫌貪瀆,因而要求楚瑪辭職下台。而楚瑪這一方則認為這是利用司法搞鬥爭,兩派宣布決裂。最近,「非洲國家議會黨」舉行黨大會,重推黨的領導,而成為黨的領導後必然成為下屆總統當然候選人,又是姆貝基連任,而姆貝基則醞釀修憲,要刪除總統兩任的限制,於是黨內惡鬥更甚。南非這種亂局方興未艾。

而除了權力惡鬥惡搞外,對南非統治者而言,製造族群持續緊張,讓多數的南非主流黑人活在過去的仇恨裡,乃是毫無風險而保證有回收的籌碼。台灣抄襲的所謂「轉型正義」,即師承自南非。這也是台灣的政治愈來愈像南非的原因。而將「轉型主義」用到「改名」,尤其是少數派掌握的地區,製造持續的緊張,當然也就一直不斷。白人占多數的地區之地名街名要改,同屬黑人但不同派的印卡薩人占多數的地區,也同樣要改城市名和街名,這是在認同上製造緊張。「約翰尼斯堡國際機場」去年就用過去的民主鬥士坦波(Oliver Tambo)的名字改過了。現在則要改更多省名、市名、街名。改名鬧出一堆笑話外,它刻意要藉此竄改歷史痕跡的做法,終於在一起案件上打起官司來並被最高法院判決敗訴。「轉型正義」的鬥爭性和荒誕性至此已真面目大白。

正因政客祇懂得貪瀆斂財、權力惡鬥,以及搞符號鬥爭,而置人民福祉於不顧。今天的南非失業率仍高達四○%和五○%,經濟成長的果實祇被少數新貴新富所獨占,卻未落實到民眾身上,因而遂有了近十餘年來最大的教師及基層公務員薪水示威。南非今天百廢待舉,這種局面又可是當年曼德拉進行抗爭時所能想像的?所謂的「民主」其實和人民並無任何關連,它祇對政客才有意義。

顏色革命 卻淪為顏色笑話與鬧劇

接下來我們可以再來看過去一段時間曾在媒體上出盡鋒頭的所謂「顏色革命」,它包括了二○○三年發生在喬治亞(或稱格魯齊亞)的「玫瑰革命」;二○○四年發生在烏克蘭的「橘色革命」;二○○五年發生在吉爾吉斯的「水仙革命」。這些以民主為名所造成的民主局面又如何?

以喬治亞的「玫瑰革命」為例,它造成的其實是個準軍事的新威權政治。它的總統薩卡謝維利(Mikhail Saakashvili)毫無治國之能,整個政權已淪落到靠著駐軍而維繫。它和過去長期以來美國支持親美的獨裁政權如出一轍,喬治亞已成了新的「前線國家」,軍事獨裁已成了基本的政治格局。而「準軍事內戰」則是它的現狀。

其次就烏克蘭的「橘色革命」為例,二○○四年維克多.尤席琴科(Viktor Yashchenko)組成「橘色聯盟」,以群眾運動逼退維克多.雅魯科維奇(Viktor Yanukovich)後執政。但他甫執政,所任命的總理尤莉亞.蒂莫辛柯(Yulia Tymoshenko)即鬧出貪污醜聞而下台。「橘色聯盟」破裂;接著他又一再毀棄搞「橘色革命」時的承諾,於是「橘色革命」所帶動出來的民氣快速退潮,緊接著國會改選。他的政黨大敗,雅魯科維奇的政黨大勝,掌握了國會,他被迫祇得任命雅魯科維奇為總理。而後兩人惡鬥,鬧出諸如解散國會但無人理會的鬧劇,最後終於達成妥協,今年九月三十日重新選舉。烏克蘭的「橘色革命」已演變成莫大的「橘色笑話」和「橘色鬧劇」。

正因政客祇懂得貪瀆斂財、權力惡鬥,以及搞符號鬥爭,而置人民福祉於不顧。今天的南非失業率仍高達四○%和五○%,經濟成長的果實祇被少數新貴新富所獨占,卻未落實到民眾身上,因而遂有了近十餘年來最大的教師及基層公務員薪水示威。南非今天百廢待舉,這種局面又可是當年曼德拉進行抗爭時所能想像的?所謂的「民主」其實和人民並無任何關連,它祇對政客才有意義。

顏色革命 卻淪為顏色笑話與鬧劇

接下來我們可以再來看過去一段時間曾在媒體上出盡鋒頭的所謂「顏色革命」,它包括了二○○三年發生在喬治亞(或稱格魯齊亞)的「玫瑰革命」;二○○四年發生在烏克蘭的「橘色革命」;二○○五年發生在吉爾吉斯的「水仙革命」。這些以民主為名所造成的民主局面又如何?

以喬治亞的「玫瑰革命」為例,它造成的其實是個準軍事的新威權政治。它的總統薩卡謝維利(Mikhail Saakashvili)毫無治國之能,整個政權已淪落到靠著駐軍而維繫。它和過去長期以來美國支持親美的獨裁政權如出一轍,喬治亞已成了新的「前線國家」,軍事獨裁已成了基本的政治格局。而「準軍事內戰」則是它的現狀。

其次就烏克蘭的「橘色革命」為例,二○○四年維克多.尤席琴科(Viktor Yashchenko)組成「橘色聯盟」,以群眾運動逼退維克多.雅魯科維奇(Viktor Yanukovich)後執政。但他甫執政,所任命的總理尤莉亞.蒂莫辛柯(Yulia Tymoshenko)即鬧出貪污醜聞而下台。「橘色聯盟」破裂;接著他又一再毀棄搞「橘色革命」時的承諾,於是「橘色革命」所帶動出來的民氣快速退潮,緊接著國會改選。他的政黨大敗,雅魯科維奇的政黨大勝,掌握了國會,他被迫祇得任命雅魯科維奇為總理。而後兩人惡鬥,鬧出諸如解散國會但無人理會的鬧劇,最後終於達成妥協,今年九月三十日重新選舉。烏克蘭的「橘色革命」已演變成莫大的「橘色笑話」和「橘色鬧劇」。

至於二○○五年吉爾吉斯的「水仙革命」就更離譜了。當時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ev)借助群眾運動,使得前總統阿卡耶夫不加抵抗即逃之夭夭。但巴基耶夫主政之後,經濟日惡,貪腐嚴重,乃是中亞政經形勢最惡劣的一國,平均國民所得僅四百五十美元,祇有哈薩克的八分之一。加上巴基耶夫對承諾的新憲百般阻撓,拒絕放權,因此吉爾吉斯的大型示威頻傳,吉爾吉斯的動盪早已成了常見的現象,「水仙革命」演變到如此局面,確實讓人慨歎。

其次再就波羅的海三小國,拉脫維亞、愛沙尼亞、立陶宛為例,由於這些國家緊鄰俄國,具有戰略及符號指標意義,因此在自由化之後,它們遂成了重點支持國家。這種情況就和西方當年對待南斯拉夫相同--由於南斯拉夫和蘇聯不和,西方為了掌握南斯拉夫,遂無限制的放貸及援助,俾讓南斯拉夫能過比蘇聯更好的生活,這乃是過去東歐經濟學上所謂的「湯匙比碗大的經濟」,但正因如此,蘇聯瓦解後,南斯拉夫已無利用價值,遂遭到被肢解的命運。而今波羅的海三小國,也大量被不斷注入貸款和援助,最近「歐洲重建及開發銀行」即發布報告,指稱這三國貸款容易,赤字持續擴大,偽性繁榮下已有內爆之虞。而更值得玩味的,乃是這三國為了讓西方的支持不停止,也格外擅於打對俄挑釁牌,愛沙尼亞拆除紅軍紀念碑,拉脫維亞揚言歡迎到拉脫維亞設置反俄飛彈基地皆屬之。

再民主化 卻不是真的在實現民主

「第三波民主」,演變至今,除了讓人看到權力的貪婪、貪污腐化,以各式各樣的手段玩著仇恨遊戲外,幾乎完全看不出任何符合古典「自由」、「民主」的內涵。除了上述國家外,匈牙利及羅馬尼亞都貪瀆不斷,鬥爭不已,這也都不必贅述了。而特別會讓人發出會心但悲哀一笑的,乃是阿爾巴尼亞拒絕當總統的作家伊思梅爾.卡達瑞(Ismail Kadare)對該國現狀所做的描述了。他指出,脫離威權後,阿爾巴尼亞黨派惡鬥不已,仇恨清算以及黑道大盛。他有兩段話,會讓人誤以為是在說台灣:

--「在整個亂局裡,不斷替街道改名也成了一部分。每次當城裡選出一個不同的黨,新的長官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改變街道的名稱。右派當權,就會把諸如『三烈士路』之類方名稱換成『無玷聖母路』,但若左派回掌政權,則會把名稱重新改回去。」

--「很顯然的,我們阿爾巴尼亞人已受夠了各式各樣的切割與撕裂。共產黨對資產階級、北部人對南部人、天主教徒對穆斯林,...祇有魔鬼才知道還會切出多少派。照我的想法,我們阿爾巴尼亞人,乾脆分成兩個大黨算了,一個是高個子黨,另一個是矮個子黨。」

而除了東歐、中亞、南非的新興民主國家在「後威權」時代讓人看到種種不堪的現象外,我們還可以看「再民主化」的拉丁美洲,特別是拉丁美洲的委內瑞拉、尼加拉瓜,以及墨西哥這三個很有代表性的特例。

拉丁美洲在「再民主化」後,整個地區都在大幅向左轉。於是它的民主也就成了鬥爭的民主。去年委內瑞拉和尼加拉瓜大選,美國的「民主發動工作室」出錢兩千五百萬美元給親美的委內瑞拉反對派;至於在尼加拉瓜方面,則是選舉時美國副國務卿和農業部長都親自前往為親美候選人站台。這種鬥爭式的民主,拉丁美洲和東歐是完全兩個不同的方向,一邊是用民主來鬥俄國,一邊是用民主來鬥美國。至於自由民主的內涵到底實現了多少,恐怕都非常地令人懷疑。

做為工具 民主便失去價值與意義

而最可疑的,則當然是墨西哥了。這個國家緊鄰美國,而美國不可能忍受鄰居是個不聽話的左翼國家,因此墨西哥的右派政黨遂受到特別的包庇,它選舉作票不會受到指責,它的政客貪污不管鬧得多大,美國也假裝未見,墨西哥大選靠作票而右翼當選已兩次了。而上一任總統福克斯的妻子瑪塔及兩個兒子的貪污腐化也早已不是新聞,但所有這些事都鬧一陣新聞即告煙消雲散。去年大選,左翼的前墨西哥市長歐布拉多(Lopez Obrador)角逐,他一路領先,但開票時卻敗給對手卡德隆(Felipe Calderon)。而作票官司向來是不可能贏的。他要求查票的結果是輸了二十三萬票,自由民主在特定的環境下,當權者無論怎麼胡作非為都會太平無事,墨西哥是最標準的例子。如果作票及貪腐是發生在反美左翼政黨身上,早就在一聲號令下,被「顏色革命」掉了!

也正因此,當今所謂的第三波民主,其實早已變得一無是處。自由民主有兩重內涵,在古典的理論裡,人們視自由民主為一種目的、一種價值;而到了當代,這種目的性早已消失不見,自由民主已成了一種理由,一種手段。當它是手段而非目的,以自由民主為名而做任何事情也就儼然有了理由。講民主的做不民主之事,反對派換了屁股就跟著也換腦袋。「後威權」國家亂象日盛,甚至還變成了「新威權」,當然不足訝異了。「後威權」之亂,乃是不把自由民主當做目的,而祇是當做鬥爭手段的必然結果,而這種情況又和國際強權角色有著密切的關係。在東歐,祇要把民主當做親美反俄的工具,當權後再怎麼貪瀆惡搞,都會得到讚美,否則就不管怎麼民主,也都沒有意義。

利益優先 假民主導致後威權亂象

在這可舉最近一件事為例,去年巴勒斯坦議會選舉,哈瑪斯組織以民主方式贏得政權,問題在於巴勒斯坦民生凋敝,失業率超過五○%,最大的就業乃是安全部隊,任何政黨政團掌握政權,即可將自己人馬聘為安全部隊成員,不但有工作,有薪水,整個政黨政團還可因此而厚植實力。哈瑪斯贏得政權後,美英和以色列拒絕接受這個事實,美國遂秘密資助選輸的「法塔」五千九百萬美元,而以色列則運送好幾貨櫃的軍火給「法塔」,讓「法塔」和「哈瑪斯」展開內戰。由這樣的事情也可看出,在目前這個把自由民主當做手段的時代,如果自由民主不符合利益,它也是不會被認帳的。而最後的標準其實並非民主不民主,而是利益不利益!

因此,過去二十年,全世界的「後威權社會」,它們會表現得一塌糊塗,也就不難理解了。原因即在於這些國家,沒有一個是把自由民主視為目的和價值,全都把它視為手段,而且還經常是依附於強權的手段。自由民主被手段化和工具化,當然造成標準的多重化和錯亂化,有些政府政黨做了某件事,不會被容忍,但另外的政府政黨,則不論多麼貪瀆違法和煽動仇恨,甚至作票舞弊,也都會被稱讚。當代法國思想家托多洛夫(Tzvetan Todorov)即指出過,當自由民主被簡化成是手段而非目的,這種自由民主是不會有希望的。當一個社會的人們不能堅守自由民主的價值,就意謂著他們不配擁有自由民主。他們也等於是在替將來的不自由民主做著準備。

「後威權亂象」乃是當代嚴重的新興問題之一。它顯示出人們要真的分享到自由民主的果實,時間仍早得很啦!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4822+1,00.html
“生民之初,本無所謂君臣,則皆民也,民不能相治,亦不暇治,於是共舉一民為君。夫曰共舉之,則非君擇民,而民擇君也,……夫曰共舉之,則且必可共廢之。” ----- 譚嗣同《仁學》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7/07 09:40   #6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移民子女犯罪 全家滾出瑞士?
【聯合報╱編譯陳世欽/美聯社日內瓦一日電】
2007.09.03 02:36 am

標榜民族主義的瑞士最大黨「瑞士人民黨」準備推出一項新法案,規定如果移民的子女犯下暴力、毒品、詐領福利等罪行,全家均予驅逐出境。

該黨試圖蒐集十萬人連署,以迫使當局針對此案舉辦公投。如通過,將是全歐洲僅見的類似法令。人民黨主席毛勒表示:「我們認為,為人父母者有責任教養下一代,否則必須承擔後果。只要瑞士政府將前十個移民家庭及其犯罪子女驅逐出境,即可立竿見影。」人民黨聲稱,瑞士移民犯罪的機率是本國國民的四倍。移民占瑞士總人口五分之一。

「反種族暨反反猶太基金會」的伯恩漢表示,這項構想近似納粹的家族連坐法:犯罪者的家人必須接受相同的懲罰。他又說,絕大多數的瑞士移民奉公守法,人民黨不應該以偏概全。他說:「如果不願仔細處理複雜的問題,一定無法達到公正。」史達林展開大整肅之初,以及中國大陸的文革期間,也曾對思想犯的家人施以連坐處分。

人民黨宣傳海報中,三隻白綿羊趕走一隻黑綿羊,附帶的標題是「為了安全」。這種訴求方式引起評論家的不安。蘇黎世日報表示:「這種思考方式反映『鮮血與祖國(納粹口號)』的心理狀態。」

日內瓦市政府表示,這種宣傳可能激發排外心理。聯合國難民署表示,這項法案牴觸聯合國難民公約。觀察家則認為,它可能使人民黨在十月廿一日的全國大選中得利。柏林「國際安全事務研究所」的政治學者吉丹表示:「人民黨在選前推出這項法案絕非巧合。」

【2007/09/03 聯合報】http://udn.com/NEWS/WORLD/WOR3/3997013.shtml


種族歧視 南非首都市議會不與白人做生意
【中央社╱約翰尼斯堡五日專電】
2007.09.05 06:21 pm

南非行政首都普勒托利亞所在的茨瓦尼市議會做出一項決定,當議會採購物品低於南非幣三萬鍰時,絕不考慮與白人企業做生意,這項新規定從九月一日起已生效。

過去一再單方面對外聲稱,南非行政首都名稱是茨瓦尼而非普勒托利亞的市議會,這次又透過市議會總務經理基卡納,通過拒絕與白人做生意的內部文件報告,再次激發南非新一波種族歧視的爭議。

在野黨民主聯盟市議會黨鞭麥克表示,該黨對此項決定大感震驚,過去與一些「發達黑人經濟力」企業有生意往來的市議會,忽視多年累積的經驗而改以種族做為孤立個人的標準,將導致新的種族不平。

自由陣線黨籍市議員貝耶斯形容,這項決定是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ANC)新推出令人作嘔的種族主義政策,ANC正設法跨越所有障礙,以意識形態迫使賺小錢者因本身種族而受到傷害。

取得報告影本的「形象日報」在報導中引述匿名市議會官員指出,採購物品至少須經過三家公司的報價,在過去,如果白人企業報價更低的話,市議會還是會向其購買,但為了遵守只向黑人企業買貨的新規定,市議會現在反而要多花六千到七千鍰採購物品。

一家與市議會幾個部門做過十五年生意的企業主表示,起先聽到這一謠傳時,還以為是在開玩笑,但了解自己的公司可能因此結束營業後,才知道不是玩笑,但他不知道將來要怎麼告訴公司的員工。

【2007/09/05 中央社】http://udn.com/NEWS/WORLD/WOR3/4000922.shtml

上海教科書 政治英雄復位
【聯合報╱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2007.09.18 02:25 am
http://udn.com/NEWS/WORLD/WOR1/4017833.shtml
曾被視為「政治英雄讓位給經濟英雄」的上海高中歷史教材,僅用了一年,今年就被強迫廢止。上海市教育局認為該版教科書意識形態不足,緊急另外委託指定學者編寫新版高中歷史課本。上海高一新生開學後,所拿到的歷史課本居然只有半冊,另外半冊還在趕工編製中。

南方週末報導,上海高中歷史教材風波,源於去年九月紐約時報的一則報導「毛去哪了?中國修改歷史教科書」。

文章認為,「長期以來強調的毛澤東領導革命、階級鬥爭的內容相對減少,摩根銀行、比爾蓋茲、紐約證交所都進入教科書,政治英雄讓位給經濟英雄」,覺得這是一個好現象。

這則報導迅速被國內外的一些媒體編譯、轉載、摘編,標題變成了「上海新版歷史教科書弱化革命和戰爭」、「比爾蓋茲替代毛澤東」,而網絡論壇上也出現大量相關的討論,甚至出現了「政變」、「橙色革命」等字眼。

結果,七位北京歷史學家在去年十月發表意見,一致認為這批歷史教材:「編撰者思想混亂,使該教科書既脫離當代中國社會發展的實際,也脫離中國史學發展的實際,淡化意識形態、非意識形態化的表現比比皆是。」

今年五月,上海市教委突然決定,成立新的歷史課程編寫小組,由華東師範大學歷史系主任余偉民擔任主編,花了兩個月時間倉卒編寫,並通過上海市教委的審查。但是,新版教材只出版了「第一分冊」,內容只有五單元六十六頁,另外一半內容還在編寫當中。

換句話說,一個學期的教材分次出版,這在大陸的教育史上十分罕見。

【2007/09/18 聯合報】

南非加快土地徵收 矛頭對準外籍人士
【中央社╱約翰尼斯堡十七日專電】
http://udn.com/NEWS/WORLD/WOR3/4017023.shtml
2007.09.17 06:44 pm
為了加快土地改革計畫的進度,並將土地重新分配給生活條件較差的無地者,南非政府除了限制沿海地、休閒農場和高爾夫豪宅各項開發案之餘,也將矛頭對準外籍人士所擁有的土地,未來外籍人士將有義務公布本身的國籍、種族和性別等資訊,以利政府進行房產契約登記與統計。

南非農業暨土地部長辛瓦納表示,因為歷史因素而無法獲得土地的社會底層人士,首先必須取得外籍人士擁有以及開發做為休閒農場或高爾夫豪宅的土地,否則政府將無法達成憲法提供弱勢族群住房的目標。

不過,辛瓦納也強調,不管政府如何決定未來的土地所有權政策,都必須負責考慮各種可能後果,這包括對宏觀經濟因素和外資的影響性。

辛瓦納還補充說,不論南非是否制定規範外籍人士的土地所有權政策,一些擁有高爾夫球場設施的住宅正侵吞南非的農業用地和牧場,這可能影響南非長期的糧食安全,二十年後,南非將難以確保有足夠的土地供應糧食給全民。

辛瓦納是根據土地改革計畫小組的建議報告,發表上述看法。

小組成員、羅德斯大學教授漢德里克表示,目前南非約百分之三農業用地及農場等是由外籍人士擁有,但因缺乏統計資料,南非無從得知外籍人士擁有土地的正確數字,至於小組認為外籍人士購買房地產進一步推高市場價格,但卻沒有更強有力的證據支持此說法。

因此,土改小組建議,未來一般土地使用變更除了必須經跨部會審核批准之外,外籍人士也須公布國籍、種族等資料,否則政府不太可能詳細知道外籍人士或非南非居民所擁有的土地數量。

【2007/09/17 中央社】

2007.09.21
百日無政府 比利時陷分裂危機
蔡筱穎/巴黎報導

終於,比利時王國北方的弗拉芒人(佔比國人口60%,講荷蘭語)不願再替南方的瓦龍人(佔40%,講法語)付稅了,就像義大利北部組成的「北方聯盟」,要跟南部羅馬分道揚鑣的理由一樣。

不過,目前比利時的分裂危機已經迫在眉睫,媒體已經開始討論捷克與斯洛伐克分家經驗,希望各黨派參考此先例,而以和平手段將比利時分裂成荷語及法語族群兩個國家。

  荷語區新聞模擬獨立先偷跑

去年12月13日,比利時法語區國營RTBF電視在黃金時段以突發新聞形式報導,北部弗拉芒大區的議會已通過宣布獨立,比利時亡國,國王倉卒逃到前殖民地非洲剛果,電視畫面播出支持弗拉芒獨立的人士在街上手舞旗幟歡呼及政界的回應。

20分鐘後,節目主持人才說明,這是一則模擬新聞,要探討比利時在今年6月大選後可能出現的分裂問題。由於太過真實,這則新聞曾令許多駐比的外交官立即向本國匯報,也讓國民爭相打探消息。

雖然電視台當時備受抨擊,但在6月10日的立法選舉之後,比利時陷入無政府狀態,南北分裂的危機日益加劇,許多民眾反而開始認為,這則凸顯荷語區民眾傾向獨立之嚴重情況的新聞是「先知先覺」。

  談判不成功南北分裂陷僵局

比利時四年一次的聯邦議會選舉,促成了贏得北部弗拉芒大區31%選票的荷語基督民主黨成為聯邦議會第一大黨,也正式將南北分離的議題搬上檯面。國王阿爾貝二世選後要求基民黨領導人勒德姆組建新政府後,組閣談判陷入僵局。8月17日,阿爾貝二世決定中止組閣談判,勒德姆於8月23日咨請國王免除他的組閣責任,國王當日接受了他的請求。比利時陷入嚴重的政治危機,至今已超過百日。

談判不成主要是因北方荷語區和南方法語區的政黨領導人在國家政體改革問題上出現嚴重分歧,荷語區政黨領導人要求將包括稅收在內的更多聯邦政府權力下放到地方,法語區政黨領導人則堅決反對,指責勒德姆過多考慮弗拉芒大區的利益,而未從比利時整體利益出發,而勒德姆削弱聯邦政府權力的意向也可能使國家走向分裂。

比利時「自由大學」學者解釋分裂危機迅速發展原因,一是北方抱怨聯邦政府對南方補助太多,不願再為失業問題比北方多一倍而經濟開發遲緩的南方負債,80% 的中間偏右選民指責這是強硬派社會主義分子治理留下的遺毒,因此傾向於從事憲政改革,尤其是中央權力應進一步下放地方,要求更多經濟的自主權。

其二是勒德姆組閣失敗,因為他要擴大地方權限的處理方式激怒了法語族群,而德勒姆今年7月21日國慶日受訪時,居然誤以為比利時國歌是法國的國歌《馬賽曲》。有鑒於此,阿爾貝二世希望另一位佛拉芒基民黨領導人榮畢出面收拾殘局,打下聯合組閣的基礎,使國家擺脫政治危機。

  媒體掐指算分裂短多長空

媒體則開始計算分裂對雙方好處和壞處。對瓦龍區居民而言,分裂後,每年將少了1000歐元的收入,居住在布魯塞爾首都大區(荷語與法語通用)的居民則要多付200歐元,布魯塞爾也將因為沒有荷語區的支援,將要結束它國際城市的形象和實質。

對弗來芒區居民則短期有利,賦稅會減少,企業也可減少稅金,會更具競爭力。但是,在南北部都有工廠的企業計算將會更複雜,而國土減半,市場也會縮小,此外,北方雖然富裕,但是人口老化問題嚴重,未來誰要支付退休金的問題也很現實。

比國「巴爾幹化」 文化鴻溝越來越大

王嘉源/綜合報導

花商威利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東緣一個小鎮做生意,育有一對12歲雙胞胎,但只要有人提到他的國家比利時之名,他一定嗤之以鼻。他斥道:「什麼比利時?它根本是不存在的東西。國歌叫什麼?沒人曉得。沒人會唱。而國王呢?一個暴發戶。一個功能失調的王室。我們再也不要忍受了。」

威利是比利時北部弗拉芒大區(Flanders)人,並引以為傲。他的母語是荷蘭語,但與許多比利時人一樣,他也說法語及英語。但他抱怨說,當他到布魯塞爾出差時,只要他講自己的母語,就會被罵說是種族主義分子。

 說法語醫師 不照顧說荷語病患

威利說,最近他的兒子住院時,因為是說荷語,法語系的護士竟不願照顧他。威利的一名80歲鄰居昏迷送醫,待遇也差不多,他的太太不會說法語,醫師卻不願說荷語。而如果威利必須上法院,他也得去布魯塞爾,法官同樣只說法語。

比利時位於「歐洲聯盟」的心臟地帶,近來卻日益有「巴爾幹半島化」味道。比利時才1040萬人口,國會中就有11個政黨,另外還有5個根據區域及語系原則成立的區議會。尤其是,北部弗拉芒大區與南部瓦龍大區(Wallonia)漸行漸遠,但除了國王阿爾貝二世之外,卻找不到任何一位全國性政治領導人或單一的全國性政黨,可以跨越南北兩區之間的語言和文化鴻溝。

 弗拉芒國?縮小版的荷蘭

比利時知名作家盧克.桑提(Luc Sante)曾經稱比利時為「烏有鄉」(nowhere)。而如今,何謂「比利時質素」(Belgianness),它要如何下定義,愈來愈成為比利時內部一個無解的難題。除了國家足球隊與王室之外,比利時很難找到其他可能強化國家認同的凝聚因素或象徵。

民調顯示,現今弗拉芒區人民支持獨立的比例已超過40%,且還在上升中。一個叫做弗拉芒的國家很有可能成真,而它將是一個富庶、成功且勤奮的國度,擁有600萬人口,形同縮小版的荷蘭。

今年3月,比利時荷語報紙《標準報》與法語報紙《晚報》對2000名比利時人進行了一項民調,其中一道問題是:「你預期10年後比利時還會存在嗎?」結果10名受訪者中有9人回答「是的」。不過當時間拉長到2050年時,卻有超過50%的比利時人認為這王國將會終結。

比利時北部弗拉芒人與南部瓦龍人之間的言語謾罵愈來愈難聽。許多弗拉芒人指責瓦龍人是懶骨頭,笨到學不會荷語。而歷史上,法語系則是比利時的統治精英,高高在上,視弗拉芒人為鄉巴佬。除布魯塞爾之外,法語系與荷語系可說住在平行的世界,鮮少交叉或匯合。

 布魯塞爾 可能成域外領土

當弗拉芒區與瓦龍區日益疏遠之際,比京布魯塞爾原本應該充當一個民族融爐,但可惜的卻是反其道而行。歷史上布魯塞爾是個弗拉芒人的城市,但現在它卻是弗拉芒區內的一大法語系聚區地。不唯如此,目前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總部所在地並可能成為歐盟首都的布魯塞爾,境內還有大批來自中非洲的外來移民。

如果弗拉芒區與瓦龍區鬧到決裂,誰也不會願意捨棄布魯塞爾。因而布魯塞爾未來有可能成為一個「域外領土」,變成一個後民族時代的「歐洲首都」。

弗拉芒一名政黨領袖戴韋沃說:「布魯塞爾是最後一道障礙。若不是因為布魯塞爾,我們早在多年前就分道揚鑣了。」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5641+1,00.html
“生民之初,本無所謂君臣,則皆民也,民不能相治,亦不暇治,於是共舉一民為君。夫曰共舉之,則非君擇民,而民擇君也,……夫曰共舉之,則且必可共廢之。” ----- 譚嗣同《仁學》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7/07 09:41   #7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憋了32年 西班牙唾棄佛朗哥
【聯合報╱編譯張佑生/報導】
http://udn.com/NEWS/WORLD/WOR3/4078416.shtml
2007.11.01 03:08 am


佛朗哥當年發動政變奪權,這是他著軍裝騎馬的檔案照。
(法新社)
西班牙國會卅一日通過「歷史記憶」法,朝面對歷史跨出重大的一步。此案正式譴責獨裁者佛朗哥將軍,給予他執政四十年間的受害者平反及賠償,同時展開全面性「去佛朗哥」運動,規定所有紀念佛朗哥的雕像、碑匾等標記均須移除。

法案在國會已經激辯一年多。反對的保守派質疑立法將重新剝開歷史傷口,某些受害者和遺屬則嫌平反不夠徹底。佛朗哥過世已卅二年,西班牙近年來掀起全面檢視這段歷史的風潮,新書、研討會、藝術展覽陸續登場,包括電影「羊男的迷宮」。

根據法案內容,佛朗哥執政期間的政治法庭及其判決均屬違法,因此受刑的異議人士和反抗的游擊隊員名譽都可獲得平反,並可提出賠償申請。社會黨籍總理薩帕特羅的祖父,當年就是被佛朗哥的手下處死。法案內容在國會表決前仍可能修改。


佛朗哥的半身像2003年就開始遭移除。(法新社)

佛朗哥在七十一年前發動政變,欲推翻民選的左派共和政府,引發了1936至1939年著名的西班牙內戰,估計共有五十萬人在內戰期間喪生。這場內戰被視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奏:佛朗哥獲得希特勒、墨索里尼支持,被推翻的左派政府則有蘇聯撐腰。

佛朗哥自任攝政王,在國內實施軍事統治,鎮壓共產黨和其他政黨的反對運動。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他被各國孤立,但和美國保持親密盟友關係。因為有美國金援,西班牙躋身已開發工業國家。

佛朗哥在1975年過世後,為了確定政權和平轉移,西班牙朝野同意放下過去恩怨(許多人曾是佛朗哥的黨羽)。因此,當時並未成立任何真相調查委員會。保守派據此認為,現在翻舊帳,只會破壞和解精神。

最大反對黨國會議員狄亞茲表示:「這並非匡正不公不義,而是以薩帕特羅認為適合的方式重新書寫歷史。」

【2007/11/01 聯合報】


轉型正義 總是充滿爭議
【聯合報╱編譯張佑生/報導】
2007.11.01 03:08 am

西班牙通過法案,對已故獨裁者佛朗哥將軍執政時期進行清算。南韓國家情報院也曾在2004年11月設立「追求真相和解歷史整理委員會」,揚言徹查七大懸案,宣布調查事件的性質主要分成三類:獨裁、廿世紀最大濫權事件和綁架政敵(金大中)事件。

朝鮮日報社論當時就指出,還沒展開調查就能如此明確界定事件性質,代表當局早就有結論,所謂歷史調查其實是為了揭發追究已故總統朴正熙的過失,要給當時擔任「大韓國黨」黨魁,代表最大在野黨出馬角逐總統呼聲極高的朴正熙女兒朴槿惠難看。

該委員會日前公布七大懸案調查結果,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金大中在日本遭綁架案。報告指出,委員會雖然沒有掌握朴正熙指示中央情報部綁架金大中的確切證據,但是「綜合有關人士的證詞和情況」研判,朴正熙很有可能間接或直接介入。

【2007/11/01 聯合報】
“生民之初,本無所謂君臣,則皆民也,民不能相治,亦不暇治,於是共舉一民為君。夫曰共舉之,則非君擇民,而民擇君也,……夫曰共舉之,則且必可共廢之。” ----- 譚嗣同《仁學》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7/07 09:41   #8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2007.11.06
選舉到了 西俄趕著轉型正義
郭崇倫

七十年前,在歐洲大陸東西兩端,正發生著兩場規模空前的政治迫害:1937年史達林藉口消滅內部間諜與破壞分子,開始了大整肅(great purge或稱大清洗);而前一年,西班牙的佛郎哥將軍發動政變,推翻共和政府,此刻內戰正如火如荼進行中。

西班牙內戰長達四年,五十萬人喪生,最後取得絕對權力的佛朗哥,也取得了歷史的解釋權,估計多達十五萬共和軍與知識分子處決後,則被草草葬在無名墓中,遍布西班牙全境。

佛朗哥雖然在1975年去世,但是隨後而來的西班牙民主化,卻是有交換條件的,1977年的特赦法確保佛朗哥徒眾交出權力後,不受法律追訴,而過去獨裁政權的種種,就像掃到地毯下面的灰塵,沒有人願意去理它,不僅右派如此,左派也如此。

「遺忘的約定」(pact of forgetting)直到2000年第一個無名墓挖開後,終於被打破了,自此之後,接二連三的亂葬墓被人發掘出來,剛開始尋墓是社會運動,左派社會黨隨後察覺人心思變,於是才突然「覺醒」,提出並在31日國會通過《歷史記憶法》,平反受害者、補償家屬,以及展開全面「去佛朗哥」運動,包括要求地方政府拆除所有佛朗哥政權的象徵雕像、紀念碑。

其中禁令之一是,不准在英靈谷(Valley of the Fallen)舉辦紀念佛朗哥的遊行集會,「英靈谷」是1940年由佛朗哥下令開闢完成,安葬內戰死亡英靈,墓道深入岩壁260公尺,15000名政治犯耗費18年時間才完成。

平反是應該的,但並不代表問題的結束,每年的11月20日,佛朗哥忌日,都會有大批內戰另外一邊的存活者與家屬前來「英靈谷」致意,因為這裡不僅僅埋有獨裁者,還有自己的祖父、同僚、師長,屆時禁還是不禁,都是難題。

就在西班牙通過《歷史記憶法》的前一天,俄羅斯總統普丁來到了莫斯科南邊的普托沃,這裡曾是秘密警察在1937─38年使用的眾多刑場之一,單單此處就埋葬了兩萬人,在大整肅期間,上至政治局委員,紅軍將領、知識分子,無一倖免,第17次蘇共代表大會的1966名代表中,有1108名死於獄中,史達林單單在一年中就簽署了68萬1692人的死亡令。

普丁是在全俄羅斯紀念史達林政治大整肅70周年的當天,來到普特沃參加東正教的安魂彌撒,新建的教堂裡有著從索洛維茲島運來的巨型十字架。

當天也同時是「政治壓迫受難者日」,俄羅斯民主派政黨與人權團體則在紅場旁的前格別烏總部所在地盧比楊卡廣場舉行紀念儀式,廣場上原來擺放格別烏創建人傑爾任斯基銅像的位置,現在換成了也從索洛維茲島運來的一塊石頭,他們在石頭旁點燃蠟燭,接力宣讀當時被處決的名單。

為什麼索洛維茲島這麼重要?因為它是蘇聯第一個勞改營,在史達林時代,有超過千萬人被流放到勞改營,勞改營環境惡劣,加上強迫勞動,去了就等於被判死刑,這是索忍尼辛筆下的「古拉格群島」。

與英靈谷相呼應的,則是「白海─波羅的海運河」,這項史達林引以為傲的第一個五年計畫建設,就是索洛維茲勞改營的產物,據估計有超過十萬政治犯死在工地,總長227公里的運河現在已經因為太淺,失去經濟價值。

普丁在徘徊墓地、參加過追思禮拜後,鄭重表示:政治辯論、甚至鬥爭,對國家發展都是有益的,但必須是建設性,而非破壞性的,「許許多多的國家菁英在此,不懼怕表示自己的不同意見」,「史達林發動的大整肅,對俄羅斯來說是場大悲劇,我們絕不能忘記」。

普丁的口吻儼然是人權鬥士、民主捍衛者,但是他才涉及英國前KGB特工被毒殺案,敢對抗他的商業鉅子下獄,國內媒體噤聲不敢批評,甚至不久前,他還公開稱讚史達林領導戰勝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及讓蘇聯步上工業化。

這當然是為了選票,俄羅斯議會十二月改選,已經不能再連任總統的普丁,若要領導統一俄羅斯黨取得多數優勢,以實權總理的身分,繼續執政,就必須以大整肅議題來攻擊第二大黨共產黨;無獨有偶的,西班牙執政的社會黨也希望在明年大選中,藉著去佛朗哥的議題,打擊保守黨,贏得選戰。

雖然政治會有挑撥運用,但是不必因噎廢食,無論是西班牙或是俄羅斯,長存七十年的歷史傷痛,必須要攤在陽光下,只有經過辯論、達成共識,民主轉型的國家才能繼續前進。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843+1,00.html

比利時人:沒政府5個月 日子更好
【聯合報╱編譯呂理甡/綜合報導】
2007.11.07 04:24 am

比利時自六月十日舉行大選後,已一百四十九天無法組成聯合政府,打破一九八八年的舊紀錄,但很多比利時百姓卻開始覺得,沒有政府,日子可能過得更好。

比利時北部荷語區的佛蘭德斯基民黨在六月大選中獲勝,但仍須若干政黨支持才能組成聯合政府,只是籌組政府的談判一直不順,北部荷語區和南部法語區的分裂加劇,更使政治人物無法心平氣和的處理成立新政府的問題,導致比利時的前途出現疑問。

儘管如此,多數百姓卻生活如常,許多人甚至質疑政治人物何用。廿七歲的布魯塞爾市民范德波許說:「我們也許已締造沒有政府的最長紀錄,但一切都沒有改變。百姓仍然照常上班納稅,捷運依然按時發車。如果政客不小心點,他們會知道我們比利時人不需要他們。」

地方政府員工伍特斯對於此次政治危機十分憤怒。他說:「比利時成為國際笑柄,每個比利時人都感到空虛、迷惑、憤怒。誰需要這些政客?」

比利時人口共一千零五十萬,操荷語者占百分之六十,操法語者占百分之四十,由於兩族裔關係緊張,導致選制依嚴格的地區和語言界線安排。

一名荷語裔郵差說,多數比利時人採取相互容忍的態度,政客卻強調歧異。

【2007/11/07 聯合報】http://udn.com/NEWS/WORLD/WOR3/4086436.shtml
“生民之初,本無所謂君臣,則皆民也,民不能相治,亦不暇治,於是共舉一民為君。夫曰共舉之,則非君擇民,而民擇君也,……夫曰共舉之,則且必可共廢之。” ----- 譚嗣同《仁學》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7/07 09:44   #9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土耳其街頭示威 鎮暴車出動 #玻利維亞暴動 群眾攻擊警察局 #放火燒監獄 1警1民喪命
台視 (2007-11-26 09:30)
http://news.sina.com.tw/global/ttv/t...12767945.shtml

  土耳其和玻利維亞這兩天分別有示威抗議事件,其中玻利維亞還有人在衝突中死亡,讓執政當局傷透腦筋.土耳其的民主社會黨這兩天號召支持者走上街頭,聲援土耳其境內的庫德族人,他們呼籲政府讓庫德人自治,不過土耳其當局認為民主社會黨跟庫德工人黨勾結,要求民社黨自清.除了全副武裝的鎮暴警察外,鎮暴車的水龍也出動驅散示威群眾.南美洲的玻利維亞也不平靜,為了抵制當局修憲,蘇克雷市這幾天不斷有人上街抗議,他們焚燒輪胎阻止過往車輛經過,憤怒的群眾還攻擊警察局,並放火燒了一座監獄,裡面一百多名囚犯因此脫逃.衝突中有一名警察跟一名示威者死亡.玻利維亞總統莫拉列斯親自出面喊話,他認為民眾是被人煽動的,反對黨不要再搞分化對立.
======================================================


記者被殺 土耳其亞美利亞裔震怒
群眾記念土耳其亞美利亞裔記者瞞克
上千名群眾前往瞞克的辦公室外

數千名示威者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抗議著名的土耳其亞美利亞裔記者丁克被殺。

這些群眾都重覆地叫著, "我們都是亞美利亞人!我們都是丁克!"

今年53歲的丁克,星期五(1月19日)在他工作的報紙大廈外被射殺。

丁克多次就亞美尼亞人1915年在土耳其被大規劃殺戮題材發表作品。對於土耳其而言,這是一個十分敏感的題目。

亞美尼亞人聲稱,土耳其在1915年有組織地屠殺了150萬亞美尼亞人,但土耳其政府對此予以強烈否認。

丁克的言論一直遭土耳其的民族主義者批評,他在2005年曾被法庭裁決侮辱土耳其身份。

丁克遭殺害的消息傳出後,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立即召開記者會,指責這次謀殺影響土耳其的團結和穩定,他說,"這是一顆沖著民主和言論自由的子彈。" 埃爾多安表示一定要把 "幕後黑手"正法。

土耳其在周五晚上引述政府消息指,目前有3名疑犯被拘留。

分析指丁克的謀殺案會令土耳其的政治局勢更為緊張,因為土耳其今年晚些時候將舉行總統和國會選舉,目前不少政界人物都企圖得到民族主義者的支持。

主要聲音

土耳其的記者和政客都對事件表示震怒,認為這是政治暗殺,美國、歐盟、亞美利亞和多個人權團體都譴責這次事件。

數千名示威者手持寫上"我親愛的兄弟"字樣的丁克相片或是鮮花前往他生前編輯的周報辦公室外進行憑吊。

丁克是在土耳其亞美利亞裔人群主要公眾人物之一。雖然他的性命屢受威脅,但他一直拒絕屈服。

他在去年7月接受路透社訪問時說:"我不會離開這國家。假如我離開,就是把爭取民主的人丟下不顧,這是背叛。"

由於丁克曾經報道土耳其在1915年有組織地屠殺了150萬亞美尼亞人,在2005年被指控侮辱土耳其身份。

他宣稱自己的目的是要改善土耳其人和亞美尼亞人的關係。但他在自己的專欄發表的最後一篇文章中承認很多人視他為土耳其人的敵人,他也收到了恐嚇信。

除丁克外,土耳其還有不少其他作家也因就土耳其屠殺亞美尼亞人或庫爾德人的歷史事件發表作品而受到土耳其當局的起訴。

獲得2006年諾貝爾文學獎土耳其作家奧爾汗﹒帕穆克曾表示,土耳其在一戰期間屠殺了幾十萬亞美尼亞人,並在隨後幾年屠殺了成千上萬的庫爾德人。

亞美尼亞人聲稱,土耳其在1915年有組織地屠殺了150萬亞美尼亞人,但土耳其政府對此予以強烈否認,指死亡是第一次世界大戰造成的。

土耳其和鄰國亞美尼亞至今仍然沒有任何官方關係。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ad/h...00/6281557.stm
“生民之初,本無所謂君臣,則皆民也,民不能相治,亦不暇治,於是共舉一民為君。夫曰共舉之,則非君擇民,而民擇君也,……夫曰共舉之,則且必可共廢之。” ----- 譚嗣同《仁學》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7/07 09:46   #10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土耳其召回駐美大使 抗議美國會的亞美尼亞法案
DWNEWS.COM-- 2007年10月11日19:41:0(京港臺時間) --多維新聞網

  中新網10月12日電 土耳其11日召回了土駐美大使﹐抗議美國國會一個委員會通過亞美尼亞種族清洗法案。
  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盡管布什總統和土耳其總統居爾提出異議﹐美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通過了一項關于亞美尼亞種族清洗的法案﹐指稱土耳其奧圖曼帝國在一戰時期屠殺大量亞美尼亞人。

  土耳其承認在1915至1917年間曾發生廣泛的殺戮事件﹐但否認涉及種族清洗。土耳其外交部發言人說﹐土耳其駐華盛頓大使將回國停留一星期至10天﹐但這不是撤銷大使。土耳其外交部指出﹐他們只是要求駐美大使回國“進行協商”。

  布什擔心這一法案將損害美國與土耳其的關系和美國的全球反恐戰爭。土耳其是美國的軍事活動中心﹐美軍利用土耳其對伊拉克和阿富汗進行軍事打擊和後勤補給。

  不過﹐亞美尼亞總統羅伯特‧謝德拉科維奇‧科恰良就對此表示歡迎﹐並希望亞美尼亞的種族清洗時間能夠得到全面的承認。科恰良多年來一直試圖說服美國議會通過法案﹐承認奧圖曼帝國對亞美尼亞人的暴行。

  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此前以27票對21票通過了有關法案﹐眾議院還將對該法案進行投票。

  布什在外交事務委員會投票前幾小時發表講話稱﹕“這一議案不是對歷史殺戮事件的正確回應﹐議案將對美國和土耳其的關系帶來巨大的傷害。” (中新網)
http://www5.chinesenewsnet.com/MainN..._1046954.shtml
“生民之初,本無所謂君臣,則皆民也,民不能相治,亦不暇治,於是共舉一民為君。夫曰共舉之,則非君擇民,而民擇君也,……夫曰共舉之,則且必可共廢之。” ----- 譚嗣同《仁學》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7/07 09:47   #11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譴責亞美尼亞種族屠殺 美土交惡
【聯合報╱編譯呂理甡/綜合十一日外電報導】

美國眾院外交委員會不理會布希總統及土耳其的警告,十日通過一項決議,形容
上世紀初奧圖曼土耳其帝國殺害亞美尼亞人的行為是種族屠殺。身為美國反恐戰
和伊拉克戰爭重要幫手的土耳其強烈抗議這項決議,表明「絕對無法接受」。

亞美尼亞人指控,一九一五年到一七年,高達一百五十萬亞美尼亞人遭奧圖曼土
耳其帝國有系統的殺害。土耳其則反駁,屠殺事件發生在奧圖曼帝國即將崩解的
內部族裔嚴重衝突時期,信奉伊斯蘭教的土耳其人及信奉基督教的亞美尼亞人都
有死傷,且遇害人數遭誇大。現代土耳其一九二三年才成立。
土耳其政府目前正在尋求國會批准,讓土國部隊越界進入伊拉克北部追捕庫德族
分離主義反抗軍。美國擔心,土軍越界鎮壓庫德反抗軍,會使相對安定的伊北庫
德族區情勢不穩,美土關係以因此緊張,如今美國國會的舉動更讓情況雪上加霜


布希政府正極力安撫土耳其,並設法對民主黨領袖施壓,希望不讓此案在眾院院
會表決。布希總統和土耳其官員事前都強烈表示反對這項決議,但眾院外委會仍
以廿七比廿一的表決結果通過此議案,並送交眾院院會審議。如果院會安排表決
,預料可以通過。

布希曾警告說,這項法案會傷害美土關係。土耳其也警告說,通過這項決議會損
害雙方關係及軍事合作。

這項提案在眾院本會期初由亞美尼亞裔遊說團體所支持的眾議員提出,幾星期來
悄悄的推動。由於加州、新澤西州和密西根州等地的民主黨議員力挺,讓此案得
以過關。這三州都有許多亞美尼亞裔選民。

土耳其總統古爾說:「很不幸,雖然各方呼籲要識大體,有常識,美國一些政治
人物仍然再次為了瑣細的國內政治操作而犧牲重要事務。」

數百名土耳其人十日遊行到安卡拉美國大使館及伊斯坦堡美國領事館,抗議這項
法案。由於擔心土耳其的反美情緒增強,美國大使館呼籲土國境內美國公民提防
可能發生的暴力。

【2007/10/12 聯合報】

中國時報 2007.10.12 
亞美尼亞屠殺 土耳其不願面對的真相
王嘉源/特稿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境內有上百萬亞美尼亞人喪命,
這段歷史究竟構不構成「種族屠殺」(genocide),國際上對此問題已激辯多年
。土耳其政府堅不承認種族屠殺之說,因此屢屢遭到西方國家的抨擊,也為土耳
其尋求加入歐洲聯盟增添了一道障礙。

 一次大戰期間,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與沙俄敵對。土耳其的歷史書稱,1915
年,居住在與俄國接壤的鄂圖曼帝國東部安那托利亞地區的300萬亞美尼亞少數
族裔在沙俄煽動下,要求民族自決,並紛紛加入俄國軍隊,與鄂圖曼軍隊作戰,
鄂圖曼帝國為此強行將大批亞美尼亞人遷移到南疆地區,遷移時間持續了8年。

 但亞美尼亞人的說法則是,在遷移過程中,鄂圖曼帝國對反抗的亞美尼亞
人進行殘酷鎮壓,加之藥物缺乏和食品供應短缺,大約有150萬人死亡。亞美尼
亞人指控鄂圖曼帝國當局下達指令,故意對亞美尼亞人進行種族大屠殺。

 土耳其政府承認在一次大戰期間確實有許多亞美尼亞人被殺害,但這不是
鄂圖曼帝國當局主使,而是遭到戰爭波及,信奉基督教的亞美尼亞人與信奉回教
的土耳其人之間爆發爭鬥所導致,在衝突中也有不少土耳其人喪命。

 不過,打從1960年代開始,亞美尼亞人為了宣揚自己的主張,便號召旅居
世界各地的同胞在國際間積極展開遊說,到了1970年代,亞美尼亞好戰分子更採
行暴力路線,以土耳其駐外機構為襲擊目標,迄今奪走了逾50條人命,令種族屠
殺之爭辯愈鬧愈大,終至俄羅斯、加拿大及法國等國相繼承認亞美尼亞人的主張


近年來,土耳其政府積極爭取加入歐洲聯盟,土國自由派學者一直希望政
府會因此鼓起勇氣檢視亞美尼亞人當年這場悲劇(歐盟則否認以此為土耳其入盟
條件之一),但他們的希望卻落空,因為土耳其國內只要有人膽敢附和亞美尼亞
人之說,就可能面臨刑法起訴。

 土耳其2005年修訂的新刑法第301條,列有「侮辱土耳其國格罪」,該刑
法序明言承認亞美尼亞大屠殺即屬於此罪。土耳其當代最著名的小說家,2006年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帕慕克,就曾因接受瑞士報紙訪問,公開指土耳其境內有大批
亞美尼亞人乃至庫德族被殺害,而遭到土耳其當局起訴,後來由於歐盟施壓才撤
銷。

 今年1月,土耳其著名的亞美尼亞裔記者丁克在伊斯坦堡他工作的報社門
口,被土耳其激進民族主義分子殺害。丁克生前多次倡議政府應承認一次大戰期
間對亞美尼亞人犯下的種族屠殺罪行,為此受到土耳其右翼分子的仇視,甚至一
度被當局判罪入獄。

 事實上,一次大戰結束之初,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於垂死掙扎之際,為了向
大英帝國示好,就曾一度承認種族屠殺之事,1919年4月更有一名地方首長被控
在安卡拉地區屠殺亞美尼亞人,因而遭定罪並處以絞刑。按理說,現代土耳其共
和國係於1923年成立,而亞美尼亞人種族屠殺事件則發生在之前,為何土耳其歷
屆政府會堅不承認此事呢?

 土耳其政府反而不敢承認的癥結,乃在於現代土耳其仍承繼了多種族國家
的歷史包袱。土耳其一旦承認亞美尼亞裔曾遭種族屠殺,勢必會面臨一個更大的
問題,那就是其對土國東南部庫德族獨立運動的血腥鎮壓史,更可能被全面掀開
來。

 如此一來,不僅是1980年代至90年代土耳其鎮壓庫德族的歷史,就連現代
土耳其「國父」凱末爾恐怕也免不了遭批判。因為一次大戰後,大英帝國為首的
協約國一度同意給予庫德族自治權,但凱末爾革命建國後,卻促使協約國撕毀協
議,取消庫德人的自治獨立權利,並派兵鎮壓庫德族獨立運動,此後土耳其政府
對庫德族的政策便是蕭規曹隨罷了。
“生民之初,本無所謂君臣,則皆民也,民不能相治,亦不暇治,於是共舉一民為君。夫曰共舉之,則非君擇民,而民擇君也,……夫曰共舉之,則且必可共廢之。” ----- 譚嗣同《仁學》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7/07 09:48   #12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土耳其的學校將教授庫德族語 http://0rz.tw/9e3aT (立報)
◎賴明芝編譯 (2002/8/20)

大約十幾年前,在土耳其說庫德語會被視為犯罪的行為。但是今天,土耳其有些
學校準備要把這個曾經被視為禁忌的語言,帶到教室裡,讓學生學習。土耳其教
育當局這項舉動,被視為土耳其要加入歐盟的改革行動之一。

日前由土耳其國會通過的這項改革,是希望能藉此改善土耳其飽受批判的人權紀
錄,並且為土耳其加入歐盟的可能性加分。在私立的語言學校開授庫德語課程,
成了改革項目之一。另外,庫德語的節目也可以出現在私人電視台或是廣播當中


這項改變對土耳其這個國家來說,可不只是一小步而已,土耳其花了15年的時間
和分離主義的庫德族游擊隊交戰,大約有3萬7千人因此送命,其中大部分的人是
庫德族人。長時間以來,土耳其政府一直認為,讓庫德族文化出現在校園裡,會
助長分離主義者的發展,而促成其反抗事業。

在這一連串的改革通過之後數日,納吉夫‧渥干這位庫德族商人立刻提出申請,
希望他設立的語言學校能夠獲得教授庫德語的許可。渥干表示,他認為這方面的
立法是土耳其人苦日子即將結束的徵兆。

渥干說:「對土耳其來說,庫德語課程是向前跨進的一大步。土耳其已經通過歐
盟所要求的人權改革。現在是將之付諸實行的時候了。」

如果請求能夠獲得教育部的許可,渥干說,他的學校將成為土耳其現代史上,能
夠獲得教庫德語合法地位的第一所學校。近來有相當多的庫德族人要求接受母語
教育。

土耳其政府之所以會願意這樣做的原因在於,這可以使該國加入歐盟的夢想加速
實現。歐盟其餘的會員國對土耳其的改革,也表示歡迎,但是,他們仍然持保留
態度,觀察土耳其付諸實行的情況。

然而,根據某些土耳其人,這些改革問題重重,這是因為他們不讓土耳其的小學
、高中或是大學開設庫德語課程。

今年21歲的阿弗尼‧達爾表示:「政府這些做法是具有正面意義和有其必要性的
,但是其中仍有問題。」達爾是庫德族人,他在去年冬天的時候遭到伊斯坦堡大
學開除,理由是,他要求學校開設庫德語課程。

去年,土耳其境內有許多人因為要求公立學校開設庫德語課程而遭到拘捕。達爾
有8名同學因為鼓吹這樣的運動而吃牢飯。大部分人的官司仍懸而未決。

人權團體認為,只要庫德語課程受限於昂貴、私人的語言學校,那麼,土耳其政
府的改革措施不大可能對庫德族發揮影響。

「只要庫德族人的教育無法出現於公立學校,就代表禁令仍然有效。」多根‧甘
克如是說,他是土耳其獨立人權協會的官員。
甘克也警告,儘管目前在土耳其教授庫德語是合法的,但是,其他的法律仍然阻
止庫德族人接受母語教育。

對庫德語教學禁令的解除,頒布於1991年,這也解放了庫德語的音樂和廣播節目
。但儘管解除了禁令,有關當局仍然不准廣播電台播放庫德語的音樂,理由仍然
和庫德族人反抗運動有關。甘克說:「類似的言論也被拿來當做關閉庫德人學校
的藉口。」他表示:「光改變一條法律還不夠,其他相關的法律也必須獲的修正
。」

土耳其1千2百萬的庫德族人口當中,大約有一半是住在東南部,很多人是住在只
說庫德語的村落。伊斯坦堡一所庫德人學校哈珊‧卡雅,是土耳其唯一一所奉獻
給庫德族人研究的機構,該機構也相當關心這項議題。

今年稍早,這所只有3間教室的學校被迫關閉,理由也在於非法教授庫德族語課
程。目前這所學校正在考慮開設新的課程,但其態度相當謹慎小心。校方表示:
「在改革公佈之後,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人民之間仍然存在著隔閡之牆,也許
有些磚頭已經掉落,但是這道牆仍然存在。」(資料來源:華盛頓郵報)

土耳其的無聲革命
by 江春男 (2007/08/01)

土耳其長期處於世俗派和伊斯蘭教的對抗中,軍方虎視眈眈,隨時可能發動政變
,但這次由艾爾多安(Erdogan)所領導的執政黨再次贏得國會選舉,政局轉趨
安定,對伊斯蘭世界的民主化是一大鼓勵。

經濟成長所得亦倍增對伊斯蘭教信仰虔誠的艾爾多安,曾經因宗教活動而被法庭
判刑。他的太太和女兒都佩戴頭巾,但土耳其法律禁止在政府機關和學校戴頭巾
。他本人不渴酒、不抽菸,每星期五到清真寺禱告,他們一家人的行為都受到反
對黨的批判,懷疑土耳其在他領導之下,將走回伊斯蘭社會,誓言維護俗世化和
現代化的軍方,對他更充滿疑慮。

但在他四年總統任內,土耳其經濟增長6%以上,國民所得從2500美元增加將近
一倍,外國投資和觀光客更成倍數成長。他在經濟方面的表現普受稱道,被稱為
「無聲革命」。

他認為宗教信仰是個人自由,當年土耳其國父凱末爾為了推動現代化而下令禁止
戴頭巾,他決定取消這種政策,以恢復宗教信仰自由,此舉引起世俗化的極大反
抗,但他同時也決定取消「丈夫是一家之主」這種法律,此舉則被視為進步之措
施。

使伊斯蘭與民主和諧

土耳其的穆斯林佔人口的60%,以前的政經權力都在世俗化精英和軍方手中,出
身貧困的艾爾多安,作風親切,擔任總理卻仍住普通公寓,備受中下階層和農民
愛戴。

他喜愛足球,大力推動參加歐盟,對經濟民生問題極為重視。他的執政能力受到
中產階級的肯定,西方民主自由和伊斯蘭信仰在他身上得到和諧。他所採取的中
間路線,可能使凱末爾未完成的革命,有實現的一天。
“生民之初,本無所謂君臣,則皆民也,民不能相治,亦不暇治,於是共舉一民為君。夫曰共舉之,則非君擇民,而民擇君也,……夫曰共舉之,則且必可共廢之。” ----- 譚嗣同《仁學》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8/07 07:35   #13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美募「人類學傭兵」 碰一鼻子灰
【聯合報╱紐約特派員林少予/二十七日電】
2007.11.28 03:41 am

美國軍方今年九月開始招募人類學家赴伊拉克與東阿富汗,專責蒐集風土人情等文化資訊,提供給作戰部隊指揮官參考。但「美國人類學學會」認為美軍此舉嚴重違反人類學家的工作倫理,將於廿八日舉行的年會中通過決議表明反對。

美國國防部表示,這個稱為「人類知識系統」(HTS)的計畫,目的在於減少因為文化隔閡與誤解造成的傷亡,甚至替當地部族解決紛爭,從而更能增進如醫療與教育等方面的幫助。該計畫的經費是四千萬美元,在伊拉克與阿富汗的廿六個旅級部隊,都派有一個HTS部隊執行任務。

但人類學界的龍頭單位「美國人類學學會」日前表示反對這個部分人類學家稱為「人類學傭兵」的計畫,原因是:一,人類學家進行田野研究時,必須表明自己的職業與工作內容,但替HTS工作的人類學家,同時也是戰地指揮官的幕僚,兩種工作性質衝突,難以兼顧。

二,人類學家的工作倫理之一是:「不得傷害研究對象」,但經由HTS蒐集到的資訊,有可能被戰地指揮官作為攻擊敵人之用。三,人類學家必須在研究對象同意的前提下,才能從事田野調查,但此點顯然很難在戰地執行。

由「美國人類學學會」執行委員會草擬的決議文指出,美國發動的這場戰爭咸認是侵犯人權的戰爭,戰爭的基礎來自錯誤的情報與不民主的原則。在這種情況下,該學會無法接受將人類學專業應用於HTS計畫下。

決議文表示,人類學家應該在公共領域中透過辯論、對話、思考、與尋找事實的方式,提供政府有用的資訊,從而幫助政府訂定政策。

人類學這個領域向來有「殖民主義的女傭」之稱,與戰爭的關係更是千絲萬縷。美國聖馬丁大學人類學家、「美國人類學學會」執行委員大衛‧普萊士在「人類學知識」一書中指出,二次大戰時人類學家就曾經替美國軍方研究敵對國家的文化,甚至參與製作心戰宣傳;五○年代時,「美國人類學學會」甚至還有與中央情報局合作的紀錄;越戰時,美國從法國人類學家的研究中,解析越南的鄉村社會結構。但越戰失利後,人類學開始與軍方漸行漸遠,美軍執行「人類知識系統」計畫,人類學家擔心重蹈當年覆轍,故而極力反對。

【2007/11/28 聯合報】http://udn.com/NEWS/WORLD/WOR3/4115525.shtml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11/07 08:22   #14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外省人的二二八 /七一三澎湖事件側寫

█ 王至劭

民國三十八年六、七月間,約八千名山東學生隨著國民黨政府撤退到澎湖,原本認為國民政府會遵守來台前在廣州的協定|「只有十八歲以上男同學編成『青年軍』,半天軍訓半天上課;未及齡的男女學生,一律進澎防部所設的子弟學校就讀」,但很快的就在七月十三日這一天,他們的命運改變了。當天,三十九師師長韓鳳儀在跛腳的澎湖防衛司令李振清的陪同下,來到煙台流亡學校,集合所有學生,要求從軍報國,當場引起學生反彈,指責政府違反協定。

事發後,校長張敏之、鄒鑑和五名同學被以「匪諜」罪名,船運回台灣,受盡酷刑後送到台北青年公園「馬場町」槍決,張校長在槍決前幾天,不斷跪求軍方人員:「你們趕快槍斃我吧!但求求你們放過那些學生。」而要求繼續讀書的學生,數千人被騙上船,說是要載回台灣繼續讀書,結果是船出去外海繞了一圈便「丟包」,投海餵魚。這是白色恐怖時代受害人數最多的單一事件,因此被定位為「外省人的二二八事件」。這事情在〈十字架上的校長〉一書中有詳盡描述。

我妹妹的公公就是那群流亡學生之一。透過妹婿的描述,得知其中一些情節。因為他們大都是未滿十八歲的高中生,又有政府協定在先,當然有許多人不願就如此當兵。軍方人員要求他們站成兩邊,願意無條件服從命令的站一邊,堅持要繼續讀書的站另一邊,親家站對邊,因而免去「投海餵魚」的命運。

事件平息後,有天,位於鳳山的海軍官校有軍官前來招生,許多學生前去應試。學生站成一長排,主考官一個一個問,考題只有一題|「氫二氧一是什麼?」結果只有兩個學生回答出來|「是水」,親家就是其中一個,因此很幸運的到了海軍官校念書,後來官拜海軍上校艦長,退伍後又跑商船,變成商船船長,三名子女全部都栽培到碩博士的高學歷。另外,前台大校長、國防部長孫震先生就是那群山東學生中成就相當高的一位,而孫夫人是屏東人。

妹妹的婆婆是湖南人,和毛澤東一樣是屬於湘譚那一帶的人。

台灣的「本省人」和「外省人」經過五、六十年的融合,藉由通婚、師生、同學、同事、朋友等等關係,族群已高度融合。大家都是台灣人,至少是「新台灣人」或「開台第二代」,不應再分彼此,讓我們共同為台灣的前途與安全而努力吧!

(作者為高中教師,彰師大物理博士班研究生)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5/today-o4.htm



澎湖举办澎湖七一三事件58周年追思会
【大纪元7月13日报导】(中央社记者许耀彬澎湖县十三日电)由民主进步党族群事务部暨民主进步党澎湖县党部主办的澎湖七一三事件五十八周年追思会,今天假澎湖防卫司令部中正堂旁观景台举行。出席这项追思会的成员包括事件当时的山东联合中学校长张敏之之子张彤,与山东流亡学生代表陆超等人,追思会庄严隆重。

这场澎湖七一三事件五十八周年追思会,主要纪念与追思一九四九年七月十三日在澎湖发生山东联合中学流亡学生被迫从军,引发当时澎防部军队拘捕并枪决该校校长张敏之与五名学生事件。

澎湖七一三事件始末为,一九四九年山东烟台联合中学八千余位学生师长由校长张敏之带领,为避开国共战争流亡到澎湖继续就学,但在当年七月十三日,澎防部军队进入校园强迫学生必须从军,但遭校长张敏之抗争引发冲突,事后张敏之和五名学生遭到以匪谍罪名通报拘捕,并送至台北审问后在现在台北青年公园马场(当时为刑场)枪决,另许多遭到株连的学生也遭到非人权的对待,整起事件被称为七一三事件。

为缅怀受难者所遭受的苦难,事件发生后的第五十八周年,在澎湖举办澎湖七一三事件五十八周年追思会,特别令在场人士伤感。

特别参与这项活动的人士包括当时联合中学校长张敏之的儿子,现旅居美国的泰安电脑科技总经理张彤、十字架上的校长主编管仁健、山东流亡学生代表陆超、山东籍二代代表陈有鹏、陈宝平、丁中一与前立委谢聪敏、陈光复和民进党澎湖县党部主委陈慧玲等约三十人,先后置放白菊花表示追思,活动圆满落幕。http://www.epochtimes.com/gb/7/7/13/n1772557.htm

==========================================================
轉貼這個舊聞﹐ 這個事件被人遺忘... 連紀念會都是由民進黨出面。

某種程度上﹐ 例如李敖強調“228是本省殺外省”﹐ 其實不利族群融合﹐ 是進一步撕裂族群融合﹐ 把來台外省人當匪諜殺的﹐ 不會是本省台灣人﹐ 而”處死匪諜“這樣事件的持續時間與規模應該都超過228初期的暴亂。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11/07 09:07   #15
NCapital
有来有去
 
註冊日期 : 05/29/2004
文章 : 2,311
圖片 : 1
为什么没有族群和睦新闻专辑
NCapital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11/07 10:04   #16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和睦就沒有新聞啦﹐ 家庭紛爭的新聞常見﹐ 可家庭和睦的新聞常見嗎﹖ (除非是”和諧“社會)。

應該說﹐ 是”看看別人﹐ 想想自己“﹐ 至少別人犯的錯誤﹐ 或別人的成功轉型﹐ 都有可以參考之處。

另外﹐ 這欄開宗明義就是”紛爭新聞蒐集“﹐ 又不是“和諧社會”新聞蒐集欄。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11/07 12:34   #17
NCapital
有来有去
 
註冊日期 : 05/29/2004
文章 : 2,311
圖片 : 1
既然是为化干戈为玉帛,却叫作“纠纷搜集”,合适否?
NCapital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11/07 18:50   #18
别信我
資深會員
 
註冊日期 : 05/29/2007
文章 : 2,353
圖片 : 0
瀏覽文章作者: NCapital
为什么没有族群和睦新闻专辑
俺就纳闷呢,人家C版说族群纠纷说得刚刚的,你还要啥族群和睦呢?
我们的C版,观点是非常明确的,立场是非常坚定的。凡是大陆拥护的,C版一定要反对;凡是大陆反对的,C版一定要拥护。现在,大陆提倡和谐社会,我们C版就一定要提倡族群纠纷。
别信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11/07 23:09   #19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既然是为化干戈为玉帛,却叫作“纠纷搜集”,合适否?
很顯然﹐ 你們這是鴕鳥心態。 若不承認有”干戈“的存在﹐ 卻希望”化干戈为玉帛“﹐ 不是很奇怪嗎﹖ 難道玉帛會從天上掉下來不成﹖

我認為﹐ 干戈不僅存在﹐ 而且各國常常都有﹐ 承認“干戈”存在才是和解的第一步。 而相反的﹐ 若不承認“干戈”存在﹐ 與其說是希望和解﹐ 不如說是希望直接奪取對方的發言權。 例如在土耳其談論亞美尼亞屠殺﹐ 會被人攻擊﹐ 認為是污衊土耳其﹐ 請問這是真正的和解心態嗎﹖

我已經說過了﹐ 他國的經驗與做法﹐ 可能比台灣激進﹐ 或可能比台灣順利﹐ 只要是別人的經驗就都有參考價值。

我認為類似#14帖的想法﹐ 才是“真正的和諧”﹐ 這是不需要以”遺忘“為代價的和諧。

你們或許以為﹐ 類似土耳其否認亞美尼亞屠殺﹐ 西班牙人否認佛朗哥獨裁﹐ 日本人否認南京屠殺﹐共產黨要人遺忘文革﹐ 才是真正有效的和諧。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12/07 13:05   #20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科索沃爭獨立 美英法德支持


科索沃及塞爾維亞針對科索沃獨立的談判正式破裂,數千名科索沃人十日走上首都普里斯提納街頭,要求政府立即宣布獨立。一名阿爾巴尼亞裔的科索沃學生,激動地親吻一面阿爾巴尼亞旗幟。(法新社)

〔編譯胡立宗/綜合報導〕巴爾幹半島的科索沃在多方調停下與塞爾維亞進行獨立談判,但在塞爾維亞堅持不放棄科索沃主權的情況下,談判已於十日正式破局。對此,科索沃代表團表示,自即日起將自行推動獨立進程,正式宣布的時間會比傳言中的明年五月還早得多。目前,美國及英、法、德、義等歐盟國家都已表態願承認科索沃。

不甩塞國 自行推動獨立

對此,聲稱擁有科索沃主權的塞爾維亞則表明,只有聯合國有權決定科索沃的未來;塞國總統塔迪奇表示,他將要求安理會尋求國際法庭的意見,裁決「科索沃的獨立是否合法」。而向來支持塞國立場的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則表示,片面獨立將在巴爾幹及世界引發「連鎖反應」。拉夫羅夫還說,為了不讓聯合國一二四四號決議在科索沃獨立後仍然有效,俄羅斯會在安理會先發制人,阻止西方國家取得秘書長潘基文的支持。

一二四四號決議是目前國際監管科索沃的基礎,如果聯合國認定科索沃獨立後該決議仍然有效,有助於歐盟在北約部隊仍然駐紮科索沃時,自聯合國接手科索沃的司法與警政工作。

歐盟正促成會員國就支持科索沃獨立達成一致立場。包括西班牙、希臘、塞浦路斯及斯洛伐克四國,因為國內有分離主義問題,所以反對科索沃獨立。塞浦路斯表示此舉將損及國際法根基,西班牙外長莫拉蒂諾斯則說,「在歷史上,片面宣布獨立從沒有好的結果」。

俄憂心 將造成連鎖反應

歐盟還對塞爾維亞誘之以利,上月雙方簽約,為塞爾維亞的加入歐盟打開大門。但塞爾維亞副總理傑利奇十日表示,不會用科索沃來和歐洲交易。

科索沃有九成人口是阿爾巴尼亞裔,聯合國自一九九九年六月接管科索沃,經過多年調停後,決議塞爾維亞及科索沃應在十二月十日前,就科索沃主權最終安排達成協議,但在雙方各有堅持下破局。聯合國接下來將在十九日再磋商科索沃前途問題。

科索沃代表團發言人赫塞尼表示,「(科索沃)自今天開始,將會密集諮詢國際夥伴意見,以協調出宣布獨立的具體進程,並尋求各國在獨立後給予承認」。赫塞尼說,雖然正式獨立的時間尚未敲定,但「經過八年等待,科索沃應該不會再無限期等下去」,而且會比傳言中的明年五月還早得多。

不過,就算宣布獨立,科索沃仍不算是「百分之百的獨立」。據歐盟及北約官員的說法,獨立後的科索沃暫時不能獨立行使主權,北約仍會駐軍,聯合國及歐盟單位也會繼續留在當地。換言之,科索沃只能算是「國際監督下的獨立」。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today-fo3.htm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12/07 15:08   #21
别信我
資深會員
 
註冊日期 : 05/29/2007
文章 : 2,353
圖片 : 0
瀏覽文章作者: Cedric
你們或許以為﹐ 類似土耳其否認亞美尼亞屠殺﹐ 西班牙人否認佛朗哥獨裁﹐ 日本人否認南京屠殺﹐共產黨要人遺忘文革﹐ 才是真正有效的和諧。
我们的联想能力绝对远远低于C版,无论怎么想,就是想破脑壳,也“以为”不出,把这三个否认一个遗忘与和谐挂起钩来。
大陆人没有遗忘文革。大陆游客去台湾,看到台湾这模样,就奇怪:“怎么台湾也搞文化大革命啦?!”
别信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12/07 15:21   #22
海洋鱼
會員
 
 
註冊日期 : 06/22/2006
文章 : 26
圖片 : 0
本不想说什么.但看到最后来一个美欧支持科索沃独立新闻稿.
不知道楼主想表达什么?因为科索沃独立了,所以台湾也应该可以独立了吗?要知道的是南联盟不是中国,南联盟没有防止独立的实力,中国有.不要说我这是大国沙文主义.国际政治本来就是实力的角逐.如果现在的中国还是清朝时期,别说台湾可以独立,中国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独立.也许很多台湾还是希望大陆积弱积贫,可惜不是.别老是引用一些新闻来含沙射影的.说一千道一万就是想说明中正至大折得有理,折得好.陈水扁搞连座,搞诛连也是有理得很.台湾果然是只问蓝绿,不问是非,你敢说现在陈水扁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选举,不是了搞族群对立?不是为了制造混乱??一个"国家"的总统如此作为,竟然有这么多民众为他背书,我认为台湾人是没有希望的一个民众群.台湾人是没有前途的.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海洋鱼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12/07 23:32   #23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科索沃事件大概是政府處理族群衝突的最不好的示範之一﹐ 是最後結果“人權大於主權”的一個實例﹐ 大陸人雖然不認同﹐ 但我覺得這新聞客觀上也不是離題。

水扁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选举,不是了搞族群对立?不是为了制造混乱??
應該不是為了選舉﹐ 因為上次三合一選舉﹐ 杜正勝的“去國父之爭”已經導致選舉大敗。 我覺得大部份的事情這是此位老兄一貫“說得爽”的習慣。

其實﹐ 若論真正的族群和解﹐ 應該是泛綠能自覺肯定外省人﹐ 而泛藍能自覺“大中至正”這些個人崇拜的不合時宜﹐ 能夠自己提出要拆除﹐ 可惜台灣還未到這個程度。

不過﹐ 拆“大中至正”也不見得不對﹐ 因為依照親藍的聯合報民調﹐ 也只有6%的人認為蔣公最有貢獻﹐ 而且實際上拆除時﹐ 抗議的民眾不多﹐ 在場的記者還比民眾還多﹐ 基本上蔣介石算是民心基礎有問題的人物﹐ 我認為可以類比西班牙拆除Franco銅像的行為。
“生民之初,本無所謂君臣,則皆民也,民不能相治,亦不暇治,於是共舉一民為君。夫曰共舉之,則非君擇民,而民擇君也,……夫曰共舉之,則且必可共廢之。” ----- 譚嗣同《仁學》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13/07 05:57   #24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印尼軍方下令對馬魯古獨運分子格殺勿論
【中央社╱雅加達十二日專電】
2007.12.13 01:58 am

印尼當局加強鎮壓馬魯古地方分離主義運動,軍方下令,對獨運組織「南馬魯古共和國」成員或支持者格殺勿論;該獨運組織活動有增加趨勢,引起雅加達中央政府關切。

轄區包括馬魯古群島的巴迪慕拉軍區司令拉西德少將,昨天在南馬魯古省首府表示,已下令部屬對地方分離主義運動「南馬魯古共和國」分子(包括支持者)採取明確制裁步驟,必要時,可以把這些企圖脫離大一統印尼共和國者格殺勿論。

他是向警方移交遭逮捕的獨運嫌犯及證物(即多面旗幟)時發表此項聲明。這位剛上任不久的馬魯古軍事首長,八日前往中馬魯古的阿布魯鄉視察阿士兵下鄉協助地方展開各項建設活動以期爭取民心時,卻遭到當地民眾反抗,大清早就發現在附近山崗上有人升起「馬魯古共和國」旗幟,稍後,軍人展開搜索行動,一個名叫約翰的十九歲男子被槍傷後就逮。

儘管當局把升掛獨運組織旗幟列為叛國行為,但仍不斷在地方分離主義運動繼續存在的馬魯古和巴布亞地區頻頻出現;今年六月二十九日,尤多約諾總統等中央大員出席在安汶舉行的一項集會上,十多名支持獨運的馬魯古青年潛入會場,除大跳地方傳統戰舞外,並展示「南馬魯古共和國」旗幟,國家元首遭到羞辱而離開現場。

該事件顯示,已有半世紀以上的「馬獨」運動,雖然沒有足以威脅國家安全的武裝力量,但民間仍有部分人士認同其獨立理念,國內外支持者伺機而動。

事件發生後,雅加達中央已先後撤換該地區軍警首長,並展開更嚴厲的行動取締獨運活動,近數月來,發生多起被指侵犯人權事件。

曾擔任軍界要職的馬魯古籍陸軍中將、現任人民良知黨副主席蘇阿迪休則指出,馬魯古人民感到遭歧視,亞齊和巴布亞都已獲得特別自治,但馬魯古卻沒有這項機會。

【2007/12/13 中央社】http://udn.com/NEWS/WORLD/WOR3/4135596.shtml
“生民之初,本無所謂君臣,則皆民也,民不能相治,亦不暇治,於是共舉一民為君。夫曰共舉之,則非君擇民,而民擇君也,……夫曰共舉之,則且必可共廢之。” ----- 譚嗣同《仁學》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13/07 06:10   #25
Cedric
送報生
 
Cedric 的頭像
 
註冊日期 : 11/14/2004
文章 : 10,249
圖片 : 0
金容沃專訪︰亂歸亂,韓國歷史往正道上走
‧新聞大舞台 2007/12/07
【文/白兆美】

金容沃小檔案:

金容沃(1948-),為韓國當代最具代表性及影響力的思想家,同時也是思想與文化的實踐者,對韓國的影響層面相當深遠,有「國師」之稱。他曾取得台灣大學及東京大學哲學碩士學位、並獲得美國哈佛大學博士學位。曾任高麗大學哲學教授,創設韓國思想史研究所,更在1990-1996年完成醫學院學業,成為醫師。金氏熱愛台灣,是方東美教授最後一位入門弟子,其夫人崔玲愛也曾留學台灣。

第17任大韓民國總統大選11月25、26日兩天開放候選人登記,12月19日投票。距離大選剩不到一個月,但整個選情因為BBK操作股價案爆發所造成的煙幕效果,南韓各界至今都無法猜測選舉結果。

然而,多次的民調顯示,最大在野黨總統選舉候選人李明博,雖有弊案疑雲但影響有限,其民調支持率在所有參選人中一直保持最高的水準;相對的,泛執政勢力所推出的大統合民主新黨總統選舉候選人鄭東泳,一直無法拉抬聲勢,支持率停滯在一成多的數據上。

這樣的數據代表人民心中已有答案?在野黨在支持度大幅領先,是因為目前的執政者無法感動人民、未能實踐民之所欲?

進步與保守勢力的對決

南韓重量級哲學思想家金容沃把這種現象定位為進步與保守勢力的對決。他接受CNA NewsWorld專訪時說,韓國與台灣的進步勢力形成過程頗為類似,無論是開放的我們黨或民主進步黨,都是由被打壓、沈默但具有改革理想的人組成並躍上歷史舞台。進步勢力的訴求和進行中的歷史性課題,都是必要的歷史過程的一部分,只不過,他們的政治經驗不足、不夠成熟,並欠缺社會勢力作為後盾,外界看他們顯得粗糙又生澀。但是,人民眼中很「業餘」、政策也不夠縝密的政府,未必不如從前的舊政權,這只是一種「比較」的心態,因為新的看起來總是比舊的生澀些。

金容沃對於南韓境內籠罩在虛構的「經濟夢」中大表不滿,對於全國人民信仰「李明博經濟神話」更是嗤之以鼻。因為,李明博繼整治「清溪川」之後,這次推出「大運河」計畫,即使八成人民反對,李明博仍執意要推動這項土木工程的興建。再者,金容沃說,韓國已不需要追求1960、1970年代的大幅度經濟成長,人民卻被那些虛擬的大餅所騙。

保守勢力與經濟成長畫上等號是極荒謬的現象,金容沃不滿大企業賺錢,社會大眾卻沒得到什麼好處。韓國經濟正在去泡沫階段,民眾過度消費的減少,社會將變得更健康,但人民覺得這十年經濟不好,將所有不滿轉向支持保守勢力的經濟神話上。金容沃批評只主張賺大錢的總統候選人,說這種人心中沒有大義觀念,格局也太狹隘。他說,誠信有問題的人當選總統將產生相當大的後遺症。

在野的政治人物提出經濟成長的藍圖時,其魅力迅速地擴散到全國,這是否意味執政當局做得不好?金容沃認為,盧武鉉政府沒有什麼嚴重缺失,盧總統個人也沒有牽涉到貪污問題,盧武鉉在道德方面沒有瑕疵,但政策上執行力不足,再加上有時候說話不得體而惹人嫌,人氣直直落,尤其在環保、南北韓、外交政策上捉襟見肘,受到保守與進步勢力的兩面夾攻而失勢,不再獲得信賴,隨之而起的是保守派的反撲。

金容沃說,如果進步勢力裡有政治魅力的候選人出現,打破虛幻的經濟夢,在大選中獲勝也是能夠期待的,不過,現在沒有這樣的人選。其中,創造韓國黨文國現的參選,顯示韓國歷史是往正道前進,即使文國現的政治人氣尚未形成,無法在選戰獲勝,他的出現仍是韓國選舉史上的一大收穫。

金容沃對這次選舉感到悲觀,但長遠看卻能釋懷。他因為無法預測選舉結果而感到悲觀,但看到這次選舉的經驗將提供人民一個機會,能夠更加體認何謂民主,想到這點,他便感到釋懷。

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分 將是人類的悲劇

兩岸關係的變化,勢必左右東亞和平與世界秩序。台灣主體意識高漲之後,島內本土派活躍於各界,卻在國際政治版圖上一直沒能擴展更大的生存空間,台灣要如何走下去,有賴人民的決定,但兩岸關係似乎並不單純趨向台澎金馬居民的意願。台灣在國際空間的壓縮之下,能否繼續追求民主發展,也可能成為兩岸關係變化的關鍵。

金容沃直指隔著台灣海峽與龐大中國為鄰的台灣,如果在國際社會上失去信賴和人氣,無法與中國抗衡,最後平凡地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將造成人類的悲劇。他形容中國實行的不是共產主義,而是盲目的「賺錢主義」,這種新自由主義讓人類資源乾涸、貧富差距擴大,再加上中國壓制人權與媒體自由卻能舉辦奧運,對人類無疑是一種災難。金容沃認為培養出李安、林懷民等國際藝術巨擘的台灣,能夠扮演阻止人類災難發生的安全閥角色。台灣可以成為抵擋人類史悲劇發生的堡壘,因此金容沃希望台灣能比韓國做得更好。

給進步勢力反省並深化 民主內容的機會

台灣與南韓的政治民主化,真正的政黨輪替分別在千禧年(2000)與1997年,也就是陳水扁和金大中分別當選那年達成。台韓執政當局目前都面臨重大挑戰,在野黨與多數民意抨擊政府的不成熟和民生經濟的不振,換人做、換黨做的聲音早已形成輿論。金容沃對這個趨勢提出另一種解讀。他認為人民應該給進步勢力徹底反省並深化民主內容的機會,如果台韓兩國的改革派在這個時候受挫,他認為這將是亞洲的不幸。金容沃說,翁山蘇姬所領導的民主化運動,正是台灣與南韓所曾經歷的,亞洲興起的民主火種不應被熄滅,不應讓人類遇到更大的災難。

民主火種若熄滅 亞洲的大不幸

金容沃表示,中國自古是世界文明大國,有高尚的哲理與文化資產,可惜,現在的中國將仁義道德放兩旁,成了猛烈追求金錢、對經濟發展飢渴的國家,所以,全世界的知識份子都有義務去牽制中國,讓中國領導人有受監督的機會。朝鮮半島的健全以及台灣的健全,都有助於牽制中國。

入聯議題在台灣炒得火熱,金容沃對此表示樂觀,他說,台灣要讓世界知道,可以為世界和平扮演協助者的角色,他也相信美日右派支持台灣的進步勢力。

金容沃建議有智慧的中國領導人,在承認台灣主體性和台灣認同的基礎上,創造出雙方更美好的未來關係。

【本文摘自新聞大舞台12月號】http://mag.udn.com/mag/newsstand/sto...f_ART_ID=99959
==============================================================
P.S. 看了這篇韓國學者的文章有點奇怪﹐ 以台灣的觀點來看﹐ 韓國應該算是做得不錯.... 似乎兩方都有“外國月亮就是圓”的現象....
Cedri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書簽

主題工具
發表文章規則
不允許您發表新主題
不允許您發表文章
不允許您上傳附件
不允許您編輯自已的文章

開啟 BB 代碼
關閉 HTML 程式碼
論壇跳轉

現在是台北時間 14:31 台灣人論壇 RSS Feeds - 聯繫我們 | 台灣人論壇 | 論壇存檔 | 返回頂端
Powered by vBulletin ® 版權所有 © 2000 - 2017, Jelsoft Enterprises Ltd.